crystalching0910

【蔷薇与太阳<1-4>/Fate相关AU/奥兹曼迪亚斯x吉尔伽美什】

苹果蘸伏特加:

※注意※


【此文仅为Fate系列相关人物拉二与吉尔两人的西皮AU脑补。暂时走向不明,恶趣味不明,大概会涉及闪恩前提。故请勿误入,以免误伤 :) 】 


<1>


伊比利亚半岛上,作为凭借一部空降般横空出世的古埃及史诗向长篇奇幻小说,而晋级新生代人气小说家的黑马作家,奥兹曼迪亚斯在留下一张以外出取材为由的字条后,就果断地扔下了手中的一堆杂事,火速定了张机票,飞离了充斥着快节奏的都市丛林,落到了洋溢着自由与热情的弗拉明戈发扬之地。


任性的作家一脸惬意的卧在躺椅上,满意地沐浴在西班牙的日光浴中,享受着这难得的安静。


他其实完全能想到,编辑部的那帮人此刻大概已经急疯了。但早已明智的把手机调成了飞行模式的人,却根本不担心自己会被吵到。


因为不是休闲日的关系,加上自己又有意找了个比较偏一点的地方,此时的海边,游人并不多。稀疏的几张太阳伞下,或是在聊天的,或是闭目养神的。偶尔还有几只火烈鸟,一脸傲娇的从一旁经过。


「嘛~果然人生就是该用来享受的~」


在充分沐浴了一把难得的日照后,奥兹曼迪亚斯从躺椅上撑起身,望向泛着波光的海面,刚抬起手将戴着的墨镜摘下,想着要不去冲会儿浪,却陡然间,在远处的海平面处发现了一丝异样。


离自己有些距离,零星散布着礁石的海域,不时有亮点一闪一烁的。


并不是塑料瓶在阳光下的那种闪点,更像是某种金属发出的光泽。


能浮在海面上金属?


虽然也有易拉罐之类的可能,但大概是与生俱来的好奇心作祟,奥兹曼迪亚斯突然就来了想去一探究竟的兴趣。于是他立马租了一辆水上摩托,迫不及待地转动把手发动了马达后,笔直的就朝着远处那一点驶去。


原本还算平静的海面,随着马达的阵阵轰隆声,泛起了层层波涛。


「?」


待好奇心泛滥的人骑着水上摩托行驶得离礁石区近了些后,他不禁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带上了几分警惕。


远处的礁石阴影处,仿佛是有着什么。


他缓缓地驶近。等他驶到离那闪光点足够近,看清藏匿在礁石阴影里的危险后,本能的就是一惊,接着就是一愣。


礁石的阴影中,并没有什么科幻脑补般的海怪伏击。


取而代之的,是一抹人影。


而那抹闪烁在海面上的光亮,也确实是金属折光引起的。


而且,还是贵金属之一的黄金。


「喂?!你没事吧?」回过神来的人,立刻将摩托驶到离那人最近的位置,熄了火。


眼下半趴靠在礁石上的人,一头罕见的金发如果没有被海水打湿,大概会十分的蓬松。而紧贴在他白皙颈部肌肤上的,便是海平面上那点点烁光的来源——一串纯度不低的黄金配饰。


奥兹曼迪亚斯微弯下腰,手搭在了对方左肩早已被海水浸湿的白色衣衫上,施了些力道想晃醒对方,却在轻轻摇晃了对方几下后,不见其有任何反应。


原本,奥兹曼迪亚斯也只是以为对方大概是个体力不支“遇难者”,但在仔细打量了一遍对方,晃眼瞧见了对方浸泡在海水中貌似染上了些红色的白衫下摆后,又是一阵大惊。


突起的浪涛打来,下意识用单手死抠住礁石凹处的人,在即将被海浪又一次淹浸前,被人用力一把拽离了海面。


「……」


这还真是伤得不轻啊…


看着被自己拽起来的人,奥兹曼迪亚斯不由得眉头紧皱。


眼前这件被血染的衣衫即使有海水的冲刷,也依旧消不掉那份瞬间弥漫在空气中的血腥。


对方的体温大概因为失血且长时间浸泡在海水中的原因,低的有些吓人。


如果不是能感受到对方手腕处还传来的微弱脉搏,奥兹曼迪亚斯估计会觉得对方已经安静的选择长眠了。


还真是个麻烦啊…


本来只是想安静的享受一两天阳光沙滩的人,有些无奈的轻摇了摇头。


对方的腹部明显的受了伤,而且看样子大概是枪伤。


一个佩戴着不菲金饰,却中枪昏迷在这片相对人烟稀少的海域的人…怎么想,都不可能是一件寻常的事…真要救,指不定后续就是一堆的麻烦…


奥兹曼迪亚斯盯着对方泛紫的双唇,心里虽然有些不情不愿的思量着,手上的动作却很麻利。在不压着地对方腹部伤的情况下,三下五除二地,就将仍旧昏迷着的人安置在了自己身后的空位上。然后,就重新启动了马达,调转个头后,驶回了海滩。


麻烦有什么,只要有趣就行。


没准还能为他接下来的创作带来些灵感呢。


再说,即使真是麻烦,他也不怕。毕竟…


驾驶着海上摩托的人,少有的有些兴奋。带着如若拾宝般鲜有的轻笑,不时就又回头看了眼身后的人几眼。


还未被阳光蒸发的水珠挂在那修长的睫毛上,因为光线的穿透泛起了些许晶莹。莫名的带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柔美。


瞧,人还是个佳人呢。不救的话,像话吗?


再说了,万一人家之后能对自己这个救命恩人以身相报的话,自己不是赚大了?


脑洞越开越大的人气作家,随着妄想的深入,嘴角的笑意越发的重了起来。


然而,现实却往往是残酷的。


昏迷的人在昏睡了一天一夜后,伴随这一声低沉的呻吟终于睁开了眼。


怀着美好妄想的黑马作家,有些期待的靠着卧室一旁的衣橱,看着对方用手肘撑着床榻慢慢地的坐了起来。


待对方起身到一定的高度发现了自己时,对于自己这个救命恩人,金发的“遇难者”却没有自己妄想中的感激涕零。反而在看见自己的瞬间警觉了起来,接着,便是被其狠狠地一瞪。


「你是谁」


开口的人声音有些沙哑,却带着一丝冷严的威慑。


<2>


吉尔伽美什微眯着眼,带着毫不掩饰的防范之意,快速地打量着面前身着黑衫的陌生者。


「我么?」奥兹曼迪亚斯换上了一副轻松的口吻,伸出手指向自己,冲着眼下满是防备的人散漫般的就是一笑,「一个好奇心稍重,善良无比的无害三流作家而已~」


「……」


「真的!」极力想证明自己的无害的人,稍稍抬了抬下颚,示意对方看看床头处的木柜,「不然,我也不会费力扛个陌生人回来,还帮他处理伤口不是?」


吉尔伽美什仍旧保持着一脸的警惕,缓缓地转头微侧了侧身,向对方示意之处看了去。


木质雕花的床头柜上,堆放着层层染红的纱布。酒精瓶旁的金属制盘里,被人取出的染血异物,孤零地维持着一副躺倒的样子。


「我想阁下应该清楚是什么人袭击的你吧。」


不同于一般的子弹头,如今平躺在金属盘里的那枚,少有的刻着纹理。


虽然只有简单的几笔,勾勒出的藤条图案却栩栩如生。


观察力敏锐的作家,在看到对方眉间忽泛起的一丝带着戾气的褶皱后,仿佛觉得周围的温度瞬间降了一半。


「你真的是作家?」


在盯着那枚弹头看了会儿后,受伤的人又转回了身,将眼前举止略带轻佻的人审视了一番。


一个处理起枪伤来,游刃有余的作家?


「真的~」仿佛是看出了对方的想法,奥兹曼迪亚斯换上了一副相对得意的神态,「以前写作找资料时记了下如何处理各种伤口,没想到还能有实战的一天~」


「呵,是么。」


就像听了个笑话一般,对方完全没有一点相信的样子。


「不然,阁下以为呢?」


奥兹曼迪亚斯也不再找理由解释,冲着对方一笑,就是带着趣味的反问。


吉尔伽美什看着对方表现出来的那一脸人畜无害样,在判断对方确实不太可能是伊修塔尔那边的犬牙后,心里确实稍微松了口气,所以也没打算与对方争辩些什么。


「你说是就是吧。」


正午的阳光透过天窗的玻璃,笔直的散在了木质的地板上。


仍旧一脸冷漠样的,处在床上的人,将视线放低的些许,一副深思样地盯着散在地板上的那抹烈日看了片刻。


然后,就一把掀走了覆在自己身上的薄毯。


脚在刚触及木质平滑的板面时,感受到了些许冰凉。本想站起身的人,双脚才一落地,却因为冷不防的眼前一黑,又跌回了床上。


「我劝阁下你最好还是躺下再歇歇比较好。毕竟阁下失血算比较严重了。」


奥兹曼迪亚斯将对方不满的皱眉看在眼里,开口好心的提醒着,却终究拗不过眼前独断独行的“遇难者”。


蓬松金发的主人,在缓了缓神后,借着床沿的支撑,还是起身下了地。


「吶,我说你啊——!」


救人的人,见被自己救的人,硬是带着勉强,硬撑着走到了卧室的门边,一副准备离去的姿态,开口就带着些不满,准备几步跨过去阻止对方,却猛地见半空中就是一道闪烁的弧线划过。


奥兹曼迪亚斯条件反射的伸手一接,接住后,才发现是对方颈项的那串应该价值不菲的饰品。


「什么意思?这算是给救命恩人的谢礼了?」


把玩着黄金饰品的人,在说完这话后,清楚地看到对方看向自己的眼神中,增添了几分淡淡的鄙夷。


「如果阁下嫌不够,可以留个账户。」


「呵呵。」奥兹曼迪亚斯轻笑了一声,在把手中绳索上的饰珠把玩了一圈后,忽地就是抬手一挥,把手中的金饰又抛回了来的地方。


「?!」


吉尔伽美什用没有撑扶着墙纸的那只手,在接住对方仿佛想故意砸中自己面颊的那串,自己原本已抛出去的金饰,少有的翘起了眉。


「比起这个,阁下不如给我讲讲你的事如何?」被好奇心不断挠心的任性作家,走到邻近的半身高木桌前,拿起了自己随身携带的蓝猫瓷杯,润了润有些干痒的嗓子。「刚刚我也说了,我是个作家。虽然大概只能算个三流的作家,但好歹也是个作家不是?比起给我这些作为回报,不如说说你的事,让我找找灵感如何?」


「……」


无语一般的沉默。


如果对方是个神情姿态丰富的人,奥兹曼迪亚斯觉得对方大概会瞬间用关爱智障的眼神同情自己一番。


好在,对方并不是那样的人。


吉尔伽美什只是面无表情的又扫了对方一眼,然后将手一抬,再度把手中的金饰直直地抛了出去。只是,这次是直接抛在了满是褶皱的被单之上。


「收下吧,够你这个三流作家好好享受以后的人生了。」


虽然看似是能让多数人如捡到宝一般该开心的事,但对奥兹曼迪亚斯来说,却真就没什么开心。他看着对方的身影消失在卧室门外的拐角处,心底不觉一阵无趣。


「其实不想讲的话,一夜的以身相报,也比这好啊~」


听着旋转木梯处传来的下楼声,仍处在二层卧室的人佯装失落地走到了宽大的床边,听着楼下传来的一阵开关门声后,无奈地叹了口气。


有幸遇佳人,何奈留不住啊~


奥兹曼迪亚斯伸出一手的食指,将那串方才被两人抛来掷去的仿佛被人弃如敝履的饰品提了起来。「算了…这就留着当个纪念吧。」


其实,他还挺担心对方的伤的。


但就刚刚的情况来说,他也不好再阻止什么。


卧室里仅剩的一人,褪去了一脸的懒散,换上了有些在意的认真的表情,看向了被自己从那人体内取出的弹头。


藤蔓纹理的弹头…


西西里岛那边的势力么?


一时也想不起什么的人,轻叹了口气后,索性顺势往后一倒,陷入了身后仿佛还残留了点那人体温的床榻之中。


「嘛…看你也不是那么容易挂的人,有缘的话,总会再见的~」


奥兹曼迪亚斯望着房顶一侧的天窗,感叹中透着不小的遗憾。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上天这次竟然如此宠爱他,仅仅半天不到,就又让他与那人再遇了。


而且,还让他体验了一把难得的速度与激情。


<3>


夕阳下的西班牙小镇,古典风格的建筑群在染上了余晖后,便带上了几分拉美式的慵散。


奥兹曼迪亚斯借着午间的时光小憩了会儿后,就驾着租借来的铁骑,直奔去了这种城镇的中心。


等他慢悠慢悠地转悠完一圈,充分领略了一把当地的风土人情后,正趁等绿灯通行之际,思考着晚餐吃什么的时候,就忽然听到身旁不远处的狭窄巷道中,传来了一声巨响。


坐在驾座上的人,本能的侧头看了过去。


在倒地的桶管掀起的一片薄雾般的尘埃开始消散后,一团红色的影子逐渐地清晰了起来。


大红摆尾的弗拉明戈舞裙,在身着者大步的跑动下,随风隆起。


这是个什么情况?好像挺有趣的?


对外自称三流的作家,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并没在交通指示灯变绿后发动引擎。


于是,当他与不远处从巷道里大步奔出的人抬头相视之后,发现对方跨过路道,朝自己大步迈来时,奥兹曼迪亚斯不禁有些不解的惊奇,却又忍不住有些期待。


幸运女神的眷顾?


刚失去个佳人,现在就补给个美人?


「这位美丽的小姐,晚上好啊~」


见对方确实是冲着自己而来后,奥兹曼迪亚斯换上一副爽朗的笑脸,先开口表示了友好。


然而,让表现得绅士非常的作家没有料到的是,大步迈来的“美人”,非但没有如愿地开口先回应自己,反倒在靠近自己后,抬手便一把扣住了自己的右肩,然后用力一拽,让铁骑上毫无防备地人在恍神间,就被一把拽离开了自己的座驾。而且差点因为一个没站稳,摔倒在地。


「呜哇~这位小姐你这也太—」


「闭嘴—」


一声低沉压抑的男性嗓音,让本带着些苦笑嚷着佯装诉苦的人瞬间的警觉了起来。


奥兹曼迪亚斯猛地一抬头,直直地再度看向了眼前已跨坐在驾驶上,身着亮色长裙的抢夺者。


「怎么,原来西班牙还有阁下这种女装癖爱好者的抢劫者么?」奥兹曼迪亚斯稳住身形后,便伸手止住了对方想要发动引擎驾车离去的手,正准备调侃一番后武力解决掉眼前突如其来的冒犯者,却在再次打量了下对方后,不禁一愣。「欸?是你!?」


金发红裙的“抢劫者”在听到这声惊叹后,出于条件反射地,侧头看了过去。在看清楚对方后,也是不禁一愣。


「嘿~我们还真是有缘啊~又见面了~」


救人的人,与被救的人,在再次相遇后,一个眼神里满是惊喜之情,而另一个却只是在楞了下后,皱眉「啧」了一声。


「看不出来,阁下还有这癖好啊~」


奥兹曼迪亚斯有意的伸出另一只手,牵扯起对方拖地的红裙后摆,借口开口就不禁一句打趣。


然而,被打趣的人却并没有理睬,直接选择了忽视。


吉尔伽美什像察觉到了什么一般,向不远处的巷道转身看了一眼后,回头反手就是一抬,打掉了方才搭在自己手背上,制止自己发动引擎的那支手。


「既然是你,那这车就借我用一会儿了。」


奥兹曼迪亚斯随着对方方才的视线转身看了过去,刚刚那条眼下之人出现的巷道间,又瞬间多了几名身材魁梧的黑衫之人。


「在那!快追!」


奥兹曼迪亚斯看着首先从巷道中跑出的人,在迅速扫视了一圈后,就将视线锁定了他们所在的方向,向身后的人下达了命令。


观察敏锐,身手一流的追击者。


奥兹曼迪亚斯不由得皱起了一丝不易让人察觉的眉。


他迅速回过头,看了一眼眼下正发动了引擎,准备“借车”而去的人,然后换上一脸少有的严肃,「坐后面去,我想我知道一条能甩掉他们的路。」


听见对方冷不防有些带着命令的口吻,吉尔伽美什本能不满的翘了翘眉。刚准备忽视掉对方扬长而去,发动引擎的手便再次被对方一把按压住,而且这次力量出奇的大。


「快点!如果你不想被他们逮到,就听我的!」奥兹曼迪亚斯看着那群逼近的黑影,开口虽然带着点劝说的意识,但手上的动作却是直接采取了暴力拖拽的方式。


对固执的人,这是在紧急关头最直接有效的选择。


「你不会忘了你腹部还有伤吧。」


「……」


失血过多还未完全恢复的人,在方才长时间的奔跑后,其实已经有些无力。此刻经对方一提,只觉得眼前就是一阵模糊。晃了晃头想换些清醒,就已经冷不防地被对方拖到了驾座的后面。


「啧!你—!」


奥兹曼迪亚斯再次望了眼近在咫尺的追击者们后,抬脚便跨上黑色的铁骑,在提醒了一句让后座的人坐好后,猛地就冲向了前方的一条窄长的小道。


身后的追击者即使想拦车追击,却碍于对方的选择路线而暂时无能为力。


奥兹曼迪亚斯听着身后传来的几声吼骂,本想着应该可以松一口气了,耳边却接连响起了几声枪响。


「!」


光天化日之下,敢在大街上开枪射击!


驾驶着铁骑的人的脸上瞬间浮上了丝不满与防备。


奥兹曼迪亚斯以最快的速度侧头回身再看了眼后方追击的开枪者,估算着最快转入拐角的时间,尽量选择了左右躲避的行驶线。


但就在两人马上就能进入拐角,避开子弹的追击时,身后出色的追击者连续的瞄准,最终还是射中的目标。


好在,被那一枪击中的位置并非要害。


但是,对于一个本身就已失血过多的人来说,这一击还是让他不禁一颤。


奥兹曼迪亚斯在身后之人突然伏贴在自己背上不禁一颤时,忍不住就低声骂了一句混蛋。


驾驶着铁骑的人,凭借自己一下午“瞎逛”的成果,在拐入转角后,加大了油门,靠着对这座城镇构造认知充分的优势,三穿两拐就将那帮仍想追击的猎者彻底甩了掉。


当确认暂时安全后,奥兹曼迪亚斯将铁骑停靠在少有人往来的一角暗处,刚半转身一句「你怎么样」还没问出口,身后的人就像是潜意识也意识到暂时安全后,将原本扣在对方肩上的右手一收力,向后就倒了去。


「喂!」


好在驾驶座上的人反应够快,即使伸手一拉,止住了对方的后倾。


奥兹曼迪亚斯一眼扫过对方中枪的左肩。


鲜红的液体正从对方的伤口处汩汩淌出,在汇成细流后正沿着下垂的臂膀,流过指尖滴落在了平坦的石砌面上。


「你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啊…」


看着眼下身着红色长裙,额头已布满汗珠,陷入昏迷的人,奥兹曼迪亚斯有些无奈的翘起了嘴角,轻笑着,忍不住感叹了一句后,就将身着长裙的人安置在了驾座稍靠前的地方,自己往后移动了点,然后以一种仿佛半抱的姿势,护着对方,就向自己的临时住所驶去。


<4>


当吉尔伽美什再次从那张陌生而又熟悉的床上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午夜时分。


皎洁的月光透过头顶那层稍有些厚实的玻璃材质,沿着早前日光的穿透路径,直直地洒了一地的冷清。


「咳—」


猛的一下牵动伤口带来的疼,让初醒还有点迷糊的人,瞬间忆起了自己被伏击追踪的事。以至于那道原本还算平和眉间,瞬间便深皱了起来。


看来,事情比他想象的严重…


连那个理论上不可能会有第三个人知道的安全屋,都能被对方设伏,可见对方的消息获取能力非同一般…


但,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不是么?


虽然,安全屋的事本该只有库丘林那家伙知道,但凭着自己一直以来向他人明着暗着表明那人对自己的重要性,在他遇袭后,装作急切的想要找到自己的话,要从库丘林那里探得安全屋那个地方,然后抢先一步设局诱捕自己,其实一点都不难。


「咳咳——」


受伤之人望着眼头顶的白壁,忍不住又咳了几声。


待他冷静下来好好的将思绪整理一番后,原本因怒气而皱的剑眉慢慢淡了去。


取而代之的,是眼里一闪而过,不易被人察觉的失落。


那人终究不是他…


而自己,却一直以来在对方有意的扮演下,任由自己迷糊其中…


吉尔伽美什抬起自己没受枪伤没被固定的右肩,将右手臂覆在自己额上,闭上眼的瞬间,脑海里就清晰地浮现出了那有着同样样貌,同样穿着,同样声线的陌生者,趁自己毫无防备之际,拿枪冷冷指着自己的画面…


「恩奇都…」


「恩奇都?」


不禁的一句轻声,随之换来一声疑问。


「!」


平躺的人在听到声响的瞬间,便借着手肘的支撑,瞬间半起身,猛地看向了声源处,不禁就是一脸的戒备。


「恩奇都是什么?听上去像个人名?」突然出现在房门处的人,一边用浴巾擦拭着自己湿软的棕黑短发,一边较有兴趣地提出了疑问。「袭击你的人么?」


然而,吉尔伽美什只是在看清楚来人后,撤掉了本能竖起的防备,并没有任何要作答的意向。


「嘛,不太像…听你刚才的语气,可以信赖的人?」


「……」


「或者,情人之类—」


「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一方带着些笑意的猜测还没说完,就被另一方冷冷地打断了。


「喂~我说,我好歹也算救了阁下两次了,我们就不能聊聊天增进下感情么~」


「……」对于对方这种略带着自来熟的话痨样自来熟,吉尔伽美什不禁又微皱起了眉,「阁下可以留个地址,之后我会让人登门重酬谢阁下的两次慷慨相救的。所以现在,希望阁下能安静的休息一会。」


奥兹曼迪亚斯听着对方有意学着自己的口吻,说着听上去无疑是感谢的话语,但实际的语气中,却夹杂着丝若有若无的嘲意。


奥兹曼迪亚斯当然也听出了对方的不满,但却像完全没有点‘悟性’似的,直接忽视掉了对方希望‘安静’的愿望,翘起嘴角轻笑了一下后,就将手中已将自己头毛擦得差不多干的浴巾,抬手搭在了一旁的木椅背上,然后径直地向此刻正躺着伤员的床边走去。


「怎么,阁下是准备让人再砸我几条贵金属饰品么?」


「……」


吉尔伽美什对于突然出现在自己头顶上方那张笑得不掩戏谑的脸,心中莫名有种不抬手一拳揍过去的冲动。


「那你可以趁今晚好好想想需要的,十二点前告诉我。」


「?」


奥兹曼迪亚斯抓住对方话语中的细节,侧头看了眼身正指在十一点刻度的时针后,再回头看着眼下身中两枪的伤员,带着不满地翘起了眉梢。「现在深更半夜的,你还准备离开?」


对方的沉默,暗示着肯定。


「阁下现在这个情况,是不是嫌身上的窟窿还不够多,血失得还不够多,想再体验几把濒临死亡的感觉啊???」


「啧,你真是有够吵的…比起说废话,还是抓紧时间想想你想要的酬劳比较好。」吉尔伽美什听着耳边的唠叨,莫名觉得有些口干,于是他借着没有受伤的一边手肘,撑着床单有些吃力的靠着床头坐了起来,刚准备伸出右手取过一旁的水杯喝口水,手就冷不防的被屋里仅有的另一人阻止了。


「?!」


吉尔伽美什看了眼突然钳制住自己手腕的手,然后猛地一抬头,一脸不爽地直视着对方。「干什么?」


「我想,我暂时不能放阁下离开。」


四周的温度,仿佛瞬间因躺坐在床上之人秒起的防范和换上的冷漠,直直地就降了好几度。


「你,什么意思?」


奥兹曼迪亚斯将眼下之人秒变的神情收入眼里,听着对方刹那间变得冷言冷语的疑问,猜到对方大概是误会了什么,于是带着一脸的凝重,摇了摇头。


「我想阁下是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想说,阁下你伤上加伤,真的需要好好休息一番。」奥兹曼迪亚斯瞅着眼下人肩部处的一层层纱布,想着今天下午的事,换上了一脸的正经样,「今天下午追击阁下的那群人,看身手也应该是相当专业的了。阁下现在这样出去,不觉得是自投罗网么?」


「那也和你无关。」


再将对方再次打量了片刻,确定大概真是自己想多了后,就冷冷淡淡突出几个字,然后使了下劲,甩掉对方钳住自己手腕的手,咬了咬牙,捂着腹部像是有点发炎的伤口,硬是从床上起身站了起来。


「让开。」


「……」


奥兹曼迪亚斯深皱着眉,盯着眼前微冒虚汗,勉强着自己命令他让开的人,刚想开口再好言好语的劝说几句「即使阁下要走,也等天亮」什么的,眼侧玻璃门处一闪而过的黑影,让原本换上一脸苦口婆心样的人,瞬间警惕地,微合了合眼。


有人。


……


房间里另一人显然也察觉到了。


于是,在两人的一个眼神交流后,便十分默契的分别轻声地退到了屋里通往阳台的玻璃门两侧。


我先,你补后。



吉尔伽美什靠着一侧的墙面皱着眉看向对方,如果是追捕自己的那群家伙,身手都是一流不说,应该还标配了枪支,眼前这个只裹着条浴巾的家伙出去除了送死,能做什么?


我去,你找机会走。


仿佛是瞬间懂了对方所想的,奥兹曼迪亚斯冲对方狡黠的一笑后,就伸手在一旁的木桌与墙壁间,掏出了一把USP,然后一个弧线抛给了对方。


……


怎么,你该不会不会用吧?


吉尔伽美什在接住对方抛过来的枪支后,不禁就是一愣。等他回神看向对方时,对方已经将另一把便携式手枪握在了手里,故装鄙夷的看着自己。


呵呵,你还真是个出色的三流作家啊…


见对方一脸戏嘲的冲自己翘起嘴角,奥兹曼迪亚斯选择佯装无奈的叹了叹气,然后用眼神反驳对方。


怎么,作家就不能有点军事爱好?收个一两把枪防身?


呵呵。


其实眼下,对方就算掩藏着些什么,都不是那么重要。只要不是与自己为敌的就好。


我数到三,行动。


嗯。


于是坚称是三流作家的人,在深呼吸了一口气后,用力一把推开了通往阳台的玻璃门,凭借着自己出色的本能意思,瞬间就瞄准了藏在顶上一角的不速之客。


但是,让他始料未及的却是,在自己正准备扣动扳机的刹那间,对方却出人意料地,瞬时间压低了自己的重心,抢先一步,猛地高速向自己袭来。


奥兹曼迪亚斯在心底暗叫糟糕的同时,竭尽全力地企图侧开身,却还是不敌对方的迅速。


就在对方手中的利刃,即将抹过自己颈项之时,身后一声突起的厉吼,及时地制止住了迎面而来的猛刺。


「住手!笨狗」


「?!」


听到声响后,不速之客瞬间停下了攻击,在确认眼前的持枪者不可能再有什么多余的举动后,偏侧过头,将视线落到了被自己用利刃指着的人的身后,在看清处斜靠在门框处那头金发时,开口不掩惊讶。


「Boss?!真的是你!?」


TBC

评论

热度(95)

  1. crystalching0910苹果桂花伏特加_网络中立 转载了此文字
  2. crystalching0910苹果桂花伏特加_网络中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