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ystalching0910

【SCP设定】爱为何物

病灶深处🍀:

接上次的关于友情、亲情,以及得不到的爱情


拉二项目页面: Scp-T-4102  通往神殿之门


闪闪项目页面:Scp-T-2150 棺中宝库


短,在构思交互实验的时候,想把爱为何物拿出来单独写个小故事


爷爷!你的SCP系列更新了!


——————————————————————————————


基金会的每一天都是既愉快又危险,当然这是对于研究员们来说的,这里总会由你想不到的突发事件,让你始终保持紧张与新鲜感。


 


对D级人员就不是那么友善了。


 


一位女性研究员匆匆跑过狭长的走廊,高跟鞋踏在瓷砖地板上发出有规律的哒哒声,她进入尽头的一间办公室,递给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头一叠文件。


 


“史密斯先生,这是今天的报告。”


 


史密斯接过纸张随意的翻了几下,像是突然想起什么问:“4102的互动请求通过了吗?”


 


女性研究员无奈的砸了砸嘴,抱怨道:“你也知道,先生,O5议会没那么好说话。”


 


自那次site115被混沌分裂者突袭已经过了半年,新的site115已经筹备建设完毕,但在此次事故中,SCP-T-4102-4的表现非常突出,虽然它自作主张离开了自己的收容室,但帮助了在地下收容设施与敌人作战陷入困境的机动特遣队,避免让敌人接触T-2150。


 


虽然它的最终目的依然是接近2150,但最后也没弄出大动静,这说明它用于保护或者主动突击非常有效。


 


但还有个欧米伽7的惨痛教训,谁也不敢贸然答应这事。


 


基金会现在人手不足,从设施中逃走和被混沌分裂者带走的收容物都要找回来,可以往保守的观念导致基金会的死对头们势力疯狂增长,再不拿出应对措施他们全都玩完,不,整个世界都要玩完。


 


目前连与其他SCP的互动请求都没通过,接下来的事更难办。


 


史密斯虽年纪大,但依旧精神抖擞,O5给他的回复含糊不清,他准备当个催化剂,去O5那边闹一闹,非得让他们同意这事不可。


 


 


奥兹曼迪亚斯被带到新的site115后,明显感受到基金会工作人员对它的态度比以前好了不是一点半点,虽然之前态度也没多坏,但基本上都畏惧的态度。


 


奥兹想或许是它去见黄金的路上解决的小喽啰帮了他们大忙,这是互利互惠的好事,奥兹曼不介意去帮助他们,因为这样或许可以帮助自己获得在设施行走或活动的自由。


 


狭小的空间让奥兹的心情很不好,虽然有吃有喝但会产生养牲口的错觉。


 


上次与它只见了几面的女性研究员又换了人,大概是在上次的袭击中没能活下来,不过看过那次的惨烈光景活下来才是奇迹吧?


 


奥兹没有心情再去回忆那起事故了,它越来越觉得自己是个怪物。所以的记忆都记得,快乐的、悲伤的每一刻,从幼时直到死去,都清清楚楚的记得,但又像做了一场大梦,醒过来发现自己也变成自己都不熟悉的模样。


 


 


“SCP-T-4102-4请做好准备,在二十分钟后有一项测试。”


 


从收容室天花板上传来无感情的电子广播音,奥兹从没有听过自己房间的广播响,这还是第一次通知自己参加什么乱七八糟的实验,拿那又臭又长的专属编号指代自己,既烦闷又恶心。


 


奥兹早就换下当初自己那套又重又累赘的繁杂服饰,换上了基金会统一配置的制服,不得不说,他们在衣服这方面还挺有研究,虽然不知是什么布料,但轻薄柔软又舒适,比公元前那会儿进步的多,深得拉美西斯二世的意。


 


基金会的人员都非常准时,二十分钟后收容室的铁门打开,从外面进入一位看上去十分年轻的研究员,随后进入几位穿着防护服拿着武器的安保人员,她相比之前那位更加冷静,毫无防备的穿着普通白大褂也表明她并不不担心奥兹曼迪亚斯对自己造成伤害。


 


“你好,奥兹先生,”她礼貌的开口,“接下来我们要做个实验,事先告知,这个实验不会给你带来任何危险。”


 


“这倒是感情好。”奥兹曼迪亚斯懒懒的瞥了她一眼,知道她装模作样的告知不过是走个程序,SCP收容物里的所有人形生物统统没有人权,更别提给你一些道德上的优待了。


 


“是什么实验?”


 


“您到了就知道了。”女研究员依旧以笑脸相迎。


 


奥兹也表示理解,又对接下来的所谓实验非常好奇,所谓的实验大概就是他们提起了很久的但一直没通过的……SCP交互实验了吧。


 


虽然在一众人员的包围下前往实验场,但奥兹曼迪亚斯的心情却十分好,甚至对一路上基金会的内部设施评头论足,像是在逛自家的后花园。


 


新的site115构造和以前完全不一样,毕竟是新选了地址建造的,想到这儿,奥兹不禁好奇一件事:“你们哪儿来的那么多钱?”


 


一旁的女研究员仍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爽快的替它解惑:“基金会在全世界都有自己的伪装公司,负责隐藏收容物、充当一些基地……还有赚钱。”


 


“抱歉,闲聊到此为止了,奥兹先生,”研究员适时礼貌的打断了奥兹曼迪亚斯还要再问些什么的话,“您这边走。”


 


他们来到的地方不是如同“棺中宝库”那样的保卫重地,没有奇奇怪怪的机关以及铜墙铁壁的几道大门,奥兹曼迪亚斯立马就知晓——这里是safe级安保地区。


 


也多亏了在上个设施的办公室里乱翻资料的结果,虽说是一眼带过,但关于这个组织的设施标准和简单的标准已经清晰的印在了脑子了里。


 


工作人员很快就领着它进入一个单独的房间内,这房间如同基金会的大部分建筑一样,平淡又坚固,四周是冷冰冰的铜墙铁壁,但这些都不重要,奥兹曼迪亚斯在房间中间看见了一个人。


 


如果它的眼睛没有出错的话,那正是“棺中宝库”中的人,仍是金黄色仿佛泛着光彩的头发,穿着那套红色的镶着金纹的长袍,但“他”却依旧闭着眼睛站在那里。


 


一瞬间奥兹脑海里闪过大量的信息,比如基金会是否已经破解了棺材的打开方法,还是“他”终于从棺中解脱出来了呢——


 


“他”转了转头,向着奥兹曼迪亚斯的方向,露出一个不是很自然的笑容,睁开了眼睛,露出了血红色的眼瞳。


 


奥兹几乎要冲上去抓住那家伙了,但它马上就克制住了自己。


 


基于基金会之前的表现,这是个假货的可能性非常大,自己在半年之前见过黄金的一次,即使在那么短的时间内“他”从棺材里出来,也不可能这么快让自己与“他”碰面。


 


“你是谁?”它问。


 


对方收起了笑容,却没有回答问题,慢慢走近了来到奥兹曼迪亚斯面前,奥兹本能的退后,而且还发现这家伙居然还比自己高一些,当还未来得及思考更多的时候,“他”居然一伸手按住了奥兹曼迪亚斯的后脑勺亲了上来,手还不老实的摸上它的身体。


 


奥兹已经无暇顾及房间摄像头那边的基金会人员是个什么表情了,嘴上柔软的感受太强烈让他惊讶不已,热情的美人他不是没见过,但一句话不说上来就亲的可不多见。


 


奥兹曼迪亚斯一把把“他”推开,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竟有些嫌弃的抹了抹嘴。


 


“好啦,我不玩了。”对方居然说话了,“他”的声音雌雄莫辨,带着奇异的模糊感,“你真麻烦。”


 


“余麻烦?”奥兹啧了一声,“你怎么做到模仿他的?”


 


“我并没有去模仿,”“他”脸上露出烦恼的神色,“你最喜欢是谁我就是谁的样子,唔说实在的我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等等,‘黄金的’?这名字真土啊。”


 


“这是余给他起的昵称,”奥兹曼迪亚斯面不改色,“但他并没有睁开过眼睛,余也不知道他眼睛的颜色,你又是怎么知晓的?”


 


听见奥兹这么问,对方竟吃吃的笑起来,配合那张脸可谓是笑靥如花:“这问题也很简单,在你心里他最适合红色,那我就是红色。”


 


“他”停顿了一会儿,见奥兹没有回答又自顾自的说:“我从未遇见过像你这么纠结的人,虽然你喜欢他,但性格、声音、喜好这些信息全都没有,啊对了,奈菲尔塔利我可以做到完全相似,你想见见她吗?”


 


“那你还真是便利啊,但你听说过一见钟情吗?”奥兹逐渐有些怒意,“余现在不想动粗。”


 


“他”仍然笑容不改:“便利,了解我的人都那么说。同为被囚禁的可怜家伙,咱们就别互相为难了,好吗?我既然无法影响你,说明你也是个与众不同的家伙,我的目的也很简单,找个爱‘我’的人,然后和对方在一起,就这样。”


 


怪不得是safe级,确实没什么杀伤力的危害,但这家伙却可以洞察每个人的内心,知晓每个最爱的人,然后在这人眼中就会变成自己最爱的人的模样,顺理成章的在一起,确实是一种非常先进的寄生手段。


 


看来自己有些错怪基金会了,本来还想着基金会故意放个假的东西来吓唬它,看来基金会也把不准自己能看见谁,或许这就是个简单的测试?测试自己对于别的SCP有没有抗性?


 


但现在摄像头那边的人眼里或许是最爱的人和别人打情骂俏,就算知道这些家伙都是异常事物,心里也不免一阵不满吧。


 


想到这儿奥兹曼迪亚斯居然笑了起来。


 


这里是真的很有意思——奥兹真诚的想,但这以后不会变成囚禁它的地方。


 


接着它们一致的没有说话,保持着适当的距离坐在了地上,直到基金会实在等不下去派了人员来回收它们。


 


女研究员一脸被打败的样子问奥兹曼迪亚斯和那家伙都聊了啥,奥兹问你们不是录了像?


 


女研究员听到这里脸色更显的憋屈,说监控里那家伙的话都说模模糊糊的,听不清楚。


 


奥兹破天荒的无比好奇,问:“那你眼里的是谁?”


 


“说了你就告诉我你们聊什么?”


 


“是的。”


 


女研究员脸色红了红,说:“我男朋友。”


 


“这很好啊,最爱的人已经变成自己的男朋友了。”


 


奥兹嘴上说着,心里却感叹这种事也是能发生的?自己听见的话居然只有自己一个人知晓,别人无法听懂“他”的情话,对于普通人来说,若是真的能与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即使这家伙只是单纯的模仿,但也是件不错的事?


 


“现在你该说了。”研究员提醒它。


 


“余刚才逗你玩的。”奥兹丝毫没有对自己的谎言感到羞愧。


 


女研究员自然无可奈何,准备把它带走的时候,奥兹曼迪亚斯突然问:“‘他’本来是什么样的?”


 


女研究员想了想,递给它一张照片:“大概是这样吧?但我们也不是很清楚。”


 


奥兹看了眼照片,立马有种想吐的欲望。


 


收回前言,和那家伙在一起的人都倒霉透了,而他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漱口,立刻马上。


 


(end)


点我查看SCP-031爱为何物项目页面,有性感照片!


拉二看见的就是那个……照片(


关于O5议会:O5议会是基金会的最高权力机构,其由13名成员组成,被编号为O5-1到O5-13。O5议会成员拥有着最高的安保等级和权限,并且拥有专属的代理人和机动特遣队。议会成员通常以集体决策来决定基金会的重大事项。

评论

热度(88)

  1. crystalching0910病灶深处🍀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