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ystalching0910

Fate/epic fetter 第二梦:天灾与诈骗(3)

God's Hf:

(诈骗梗依旧来自FGO2333)
(闪闪累昏(ಥ_ಥ))
(下节一定发糖,成吨发(*`▽´*))
(其实想弱弱求个读者回复)(;′⌒`)寂寞空虚冷啊
————



第二梦:天灾与诈骗(3)


“我是挺喜欢你的,恩奇都,但是你这个要求,你哪来的自信认为我会答应?”厄里什基加勒站在看似一片废墟的被称为冥界王宫台阶上,双手抱胸。

“这份自信不是我的,是你给我的。”恩奇都坐在台阶上,颇为闲适,一举一动也不紧不慢:“现在离天灾发生一件过去三个月了,三个月对于地上的人来说不算短,好在吉尔用魔法将几百尸体冰封起来,腐败才不算严重,如果你还不做决定的话,可就晚了。”

“…………喂喂喂,什么叫做我给你的自信,你了解我么?”



“厄里什基加勒,我和你认识的时间也有十几年了,我要是还不了解你,就算白活了。”恩奇都说罢从台阶上站起,恩奇都的边上站着一位披着斗篷的执仗老人,在恩奇都来冥界的路上,看见这位老人悬在虚无之海上方的崖壁上,他就顺手把他救了起来。现在老人在一边纹丝不动,但似乎也在细细的听着两人的话语。

“人类的生命十分短暂,就如同草芥对于人类一般,人类对于你来说也是十分脆弱的生灵,但正因如此,你才会对人类产生这种特别的爱。那些因为天灾来到冥界的人的灵魂,你尊重他们,将他们小心翼翼的保护起来”恩奇都在台阶下来回踱步,一边望着这位高高在上的冥界女王,宛若开在虚妄之海岸边的曼珠沙华:“难道你不渴望被人理解么?基加勒,被孤立在成千上万的灵魂中,也要守护这份宁静,这是你的自尊么?如果我不是你老朋友的话,也许就不会这么直接的挑明了。”

“恩奇都,你可真是…..”
恩奇都冲他一笑:“我把通灵塔的地下室开放,你把灵魂放回去吧,虽然这一千几百人中只有一半人的尸体是完整的,但能救一半是一半吧。嗯?”

厄里什基加勒的食指轻轻点在太阳穴,在台阶上慢悠悠的走了几步,终是叹息:“恩奇都,你真是个好人。”
“好人…..”
“以前你从来不会要我去做这种逆因果的事。”

恩奇都听了她的话,也不自觉的扯了扯嘴角。

“因为我也很生气。”恩奇都抬起眼来盯着厄里什基加勒,在昏暗的冥界,他的眼中也倒映出了黯淡与幽冥:“吉尔为了这场天灾三个月没合过眼,整日整夜忙于救灾事宜,一边安抚群众一边还要自责,使用王权的代价不日便会来临,可他做错了什么?我能帮的我都帮了,能做的也都尽力去做,可有些事情我无能为力。”

“你是在抱怨自己的出身?”基加勒问。
“十几年来这样的天灾不曾有过,这是第一次,但有这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你不可能次次都为了这样的事逆转因果,何况以后还可能发生战争….灾荒,这是人类的第一个文明,不可预料的事情实在太多。”

“何必有那么多的担忧呢?恩奇都,吉尔伽美什虽然是半神之王,也不可能永生的,总有一天你们都会消失,那么世间发生的一切就不关你们的事了。”
恩奇都眼神黯淡:“我们都有超越生死的可能,一旦遇见了这种机会,他不会放过,所以,对于他来说,这也许只是个开始。”
“那么你能遇见,这个可能从何而来么?”
“他的王道。”

老者手杖的地段摩擦着湿滑的地面,三人之间陷入一片死寂。

“你也许比他自己想的都深。”厄里什基加勒言语:“他的王道是什么呢?”

恩奇都不予回答,他一改先前的神情,做出一副轻松无比的姿态,活动了一番四肢:“既然你已经答应了,我就先回去了,天灾已经过去,人间雨过天晴。”
“回去吧,恩奇都。”厄里什基加勒下达了准许:“真羡慕那个金皮卡,有你这样的友人。”

乌鲁克这样艳阳高照的日子也算是久违了,这样的阳光及时照亮了人们惶恐的内心,抚慰了大灾大难过来的人。原本死去尸体却保存完好的人也按照恩奇都与冥界女王的约定逐个复活,与他们的亲人抱头痛哭,感恩神明。乌鲁克的民众生性善良热心,这几日把自己家里能贡献出来的粮食全部送给了受灾群众,乌鲁克里也专门划出了一块地域给他们暂时居住。港口地区的建设不是一年两年就能还原的,一时半会儿回不去。

吉尔伽美什带着人来这里亲自看望了群众,乌鲁克的姑娘们也照常犯了犯花痴,希杜里敢打赌,被王摸过头的人不论男女,精神上都能瞬间恢复成没事人,让他们穿着草裙去城楼跳舞也完全没问题。

紧接着吉尔伽美什快速的又回到了王宫中,港口地区重建的事宜一刻也不容耽误,至少要先把重建规划起草出来,希杜里劝休息也没用,干脆就跑到王宫外盼着恩奇都的回归。

恩奇都想也能想到希杜里这几日急成个什么模样了,就在他从天空落地的一刻,希杜里也不顾礼节直接抱住了自己,小声抽泣起来,不需要问什么,就能才想到能让希杜里哭成这个模样的人也只有他亲爱的挚友了。不过侧过脸一看,恩奇都的脸又黑了,如此招摇的黄金天舟摆在宫门外,它的主人伊士塔尔定是又惹祸了。

算算自己离开乌鲁克有三个月,他确实没离开过这么久,准确说是没离开过吉尔伽美什这么久。伊士塔尔就是麻烦的代名词,恩奇都挣脱不开粘的死死地希杜里,干脆把她抱起来往大殿方向走去。

吉尔伽美什有生之年是第一次听都这么滑稽的故事,不,是麻烦。

虚妄之海的主人安奇神与伊士塔尔相约喝酒,没想被伊士塔尔灌醉,在自己人事不省的时候,伊士塔尔将他所有的钱财席卷一空,不仅如此,安奇神因为喝醉了心情大好,干脆把自己所有的神性都让给了伊士塔尔,清醒过来后是一贫如洗,追悔莫及。伊士塔尔带着钱财坐着天舟跑了,安奇神慌慌张张叫仆人去追,可天舟不是说着好玩儿的,以惊人的速度飞驰,他根本追不上。

“王!你一定要做主啊!再这么下去,这个笨蛋娘们儿就要成为天地的支配者了!”

吉尔伽美什神情复杂的坐在玉座之上:“伊士塔尔,你难道就是为了这一刻而虎视眈眈的么…..在天灾期间做出这样的事,算不算趁火打劫?乌鲁克的神也有一大堆,你这个逃跑的速度要被人拿来当几百年的笑柄了。”
“切,谁要他自己那么蠢?”伊士塔尔不以为然:“就算不是我骗他,迟早他的东西也都会被别人骗光,我这不是让他警醒一些么?”

“行了,你就是仗着本王治不了你,总之把东西和神性还给安琪,不然虚无之海你去管理么?” “不不不,我可不去那种鬼地方,还给他就是了。”

安奇神一边抹眼泪一边离开大殿,伊士塔尔也回去给自己抛锚的天舟做维护。

大殿里一下清净不少。

吉尔伽美什只感到一阵头晕目眩,他扶着额头,晃晃脑袋,见士兵带着几个灾民来到大殿,他从玉座起身走去,前不久他叫人去带几个灾民代表来向他说明生活上还缺少的东西,吉尔伽美什认为当事人自己说比他和别人预测效率更高,更有针对性。

但是士兵看到王的行动似乎有些异常,吉尔伽美什的脸色煞白,步子也迈的十分艰难。

等他缓缓走进,灾民代表的妇女激动地握住了他心心切切想要表达感激的王的手,吉尔伽美什的视线里却是十分模糊,甚至看不清楚这个妇人的模样。

而在这模糊的视线的终点,出现了一抹熟悉的箬竹绿的色彩,熟悉的气息覆盖而来,就在这一刻摧毁了吉尔伽美什心中最后所有的支撑,双腿失去了力量,眼前一黑。

“王!!王——!!”

恩奇都眼疾手快,连忙冲了过去,在吉尔伽美什形同烛影般的身躯倾斜的那一刻伸手接住了他,顺势抱在怀里半蹲在地上,身怕他有任何的磕碰。一瞬间大殿上的所有人全部慌张的聚集了过来,这一刻,众人再也绷不住了,纷纷大哭起来,希杜里捂着嘴,硬生生的把泪水都逼了回去,接着她伸手紧紧握住了吉尔伽美什半握空的手,似乎是想要把所有的温度都传递过去。

“吉尔?吉尔?”恩奇都拍拍吉尔伽美什的脸,担忧之中也要维持镇定,接着他抬起头对边上的士兵说:“王昏过去了,你去把王宫里的医者找来,镇定一点,速度快。”
“是!”士兵说完拔腿就冲了过去。
“他太累了,就算是半神,三十日不睡觉也是极限
了。”恩奇都将吉尔伽美什横抱起来,众人纷纷让开了一条道,希杜里跟在他的身后。

恩奇都小心翼翼的将吉尔伽美什放到他柔软的床上。 希杜里给他盖好绒被,甚是心疼:“王是看到您回来了才敢昏呢,你真的不陪睡?”
“……你怎么满脑子都是陪睡啊??!”恩奇都怀疑自己有一和希杜里对话就起鸡皮疙瘩的毛病。
“何况您照顾王不比医者更好么?何必叫人去找医者?”

恩奇都也是望着疲惫昏睡着的吉尔伽美什,久久不愿挪开目光,不过最后他还是拍拍自己的脸,使自己清醒起来,他利落的卷起衣袖来:“你错了,希杜里,你知道为什么吉尔看到我才敢昏么?唉……刚才那个灾民代表还在吧?”
“唉…..当然还在外面。”

恩奇都撇撇脑袋,一边伸展着双臂一边朝外走去:“我们继续。”



——TBC——

评论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