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ystalching0910

Fate/epic fetter 第二梦:天灾与诈骗(2)

God's Hf:

(这是一个闪闪王道逐渐形成的过程,觉悟与气度,恩奇都的勇敢而聪慧,这两人相辅相成,都可以独当一面,同时也缺一不可(ー`´ー)。)


————


第二梦:天灾与诈骗(2)



巨浪呼啸,以催枯拉朽之势越过海岸线 越过港口早已崩塌的最后防线,迅速地袭击着岸边的房屋,人们在巨浪尖头咆哮,还停留在港口延安休息的人们扭曲的面孔上充满了恐惧与绝望。他们怀抱着仅存活的亲人,一边撕心裂肺的尖叫着,抛弃了死去之人的尸首,眼睁睁的看着至亲的尸首被海浪无情的掠走。

地面仍在不断地颤抖,高山的巨石抵不过海浪重重的压力,水泡软了泥土,松卸的巨石前赴后继的往地面滚去,只是眨眼之间就毁灭了排排房屋,碾压过了狂奔的人群,所到之处鲜血淋漓,拖出了一条条血肉模糊的轨迹。

眼见着巨石翻滚而下,与母亲走散的孩童惊恐的坐在了地上,巨石逼近,孩童不知所措的大哭着,就瞬息之间,数百银白锁链从天而降,仿佛是从黑云中穿插而来,直直插入地面,锁链如闪电,十字穿插,百转千回,纵横交错,留恋在锁链之上的金色碎光迅疾之间似是穿透的了时间,迅猛之下连接为坚硬的黄金结界。

恩奇都落地一瞬抱起孩童跃离此处,黄金锁链紧随其后,在黄金结界之后,天降之锁不断投入救援,捆住半空的巨石,阻挡在人群聚集之外。恩奇都迅速组织幸存的人往安全的地方逃散。

那个孩童仍然面色煞白,死死地抓着恩奇都的衣服,恩奇都也紧紧的抱着他。躲在这里的人寥寥无几,但也许他们已经是最前沿幸存的全部,天之锁在外保护着众人,这里是一个三角地带,较为安全。也不知是避了多久,没有人敢大声说话,看到恩奇都的到来,这里的人一颗悬着的心就算落地了。

等一切归于暂时的平静,恩奇都松开手里的孩童,走出避难点,外围的网状天之锁牢固依旧。



“各位,现在都往乌鲁克的方向走!”恩奇都站在众人面前:“这片崖壁后是一片平原,就算有地震也不会有太大的危险,天之锁会帮助各位,不用担心会被巨石砸到,如果遇到裂开的地缝,锁链会架出桥梁。”
“是天谴!是天谴啊!!都是那个人惹怒了神明
啊!!”人群绝望的呐喊。
“什么?”恩奇都皱眉,刚想询问,又听背后一声巨响与稀疏的尖叫,赶忙拉着锁链赶去。



王宫



“王!这是最新的遇害人数报告!”
“王!这是调配的资源的汇总报告,以及物资的种类名单,但是现在伤亡人数正在不断增加,人们转移的速度太快,救援的人也有小半在余震中受伤,数量不清楚。”士兵紧张的报告:“资源的调配在受灾地区十分混乱,受灾群众都在争抢,场面混乱。”



吉尔伽美什的面前摆着一块石板地图,他正和几个乌鲁克地形研究组的人研究海啸袭击的地区图,考量转移群众的最安全的线路。



见士兵来报,吉尔伽美什暂且放下手里的芦苇刻刀笔,疾步走下台阶,接过新石板快速的扫了一遍:“撤离的新路线已经规划出来了,你找几个人快速的复刻下来,分发给调配的人。救援死亡的人都先不要管,活着的人最重要,至于资源的分发,让分发的人先扔一半的食物到海里去!警告受灾群众,如果再争抢闹事,就全饿死在那儿!”



“是!”士兵小跑里去,城外乌云密布,距离天灾已经是第四日。 希杜里神情担忧的走到吉尔伽美什身边:“王,休息一下吧,您已经四天没合眼了。”

吉尔伽美什是半神半人的存在,他的精神力一向凡人要高出个几倍,何况事情紧急随时需要他的指挥,休息的事早就被他甩在了脑后。这一次希杜里也是见吉尔伽美什摆摆手:“你去休息,不要在这里站着,休息之后去城门口办一次天灾祭祀,安抚人心。”



“…….王啊,”



“没事,本王对自己的身体了解得很,离倒下还早呢!” “报告!王,第一波灾民已经到达乌鲁克边缘地区,被安置妥当了。”
“知道了。”
“还有……”来报士兵欲言又止,吉尔伽美什看向他,使他更加低下脑袋:“灾民里,有一个传言,说是,说是这次天灾的原因。”
“原因?”吉尔伽美什突然冷笑道:“这天灾来的果然不简单,说,什么传言?若是荒唐无稽浪费本王的时间,就做好担罪的准备。”



“……….传言说,巴利尔市的市长夺走了海神马尔杜奇的妻子,与其生下子嗣,后被马尔杜奇发现后,巴利尔市长为了逃命杀死了他的妻子,马尔杜奇大怒,也将他与自己妻子的孩子给杀了,马尔杜奇为了给妻子报仇,才引起了这次的海啸,直到把海港五城全淹了,民众全部淹死为止海啸地震才会停止。”

吉尔伽美什的面色越发的难看,隐忍再三,终是勃然大怒:“一人的过错竟要上千无辜民众为其陪葬!此等罪孽就是轮番死个几百回也不能偿还,实在可恶!……那个马尔杜奇,难道就因为是海神,就可以夺走无辜之人的生命么?……罢了,现在再追究一个死人的过错也无事于补,既然知道了原因,就要想办法解决。”
“王,人死不能复生,我们没法还马尔杜奇一个妻子,要如何解决?”
“本王说要还他一个妻子了么?!本王上千的人民他该如何偿还?”
“那,那该怎么办?”
“啧…”
马尔杜奇的性格吉尔伽美什还算了解,别人不惹他他也不会多事,但一旦惹怒了他,后果不堪设想。



“虽然不想承认,但委命市长的人确实是我吉尔伽美什,既如此,所有罪责应当由本王承担。”



“这怎么会是王的过错?!”士兵惶恐,实在替他的王感到委屈:“王这几日不眠不休,为受难群众尽心尽力,各市之间的救援协调也因为王的指挥有条不紊,像巴列尔市长那等龌龊小人,根本不配王来替他背负罪责!!”



“本王是美索不达米亚地界的王,本王承认了这个身份,本王允许了人类与动物,乃至一草一木的俯首,不说这区区一人的罪恶,就是这整个世界都应由本王来背负。”吉尔伽美什赤红的双眼如血般浓艳,话语回荡在这王宫大殿之中,无名的震撼感触动着众人的心。



士兵低下头,再无所言语,却是暗自湿了眼眶。



寂静之中,金色光芒从空气中旋环而现,驱逐了大殿之中的幽幽昏暗。

吉尔伽美什皱紧的眉头见到这熟悉的光芒,才有所放松。
“恩奇都,你那边情况怎么样?”吉尔伽美什通过巴比伦之门与恩奇都对话。
“要说好是不可能的。”

通过巴比伦之门,王宫中的人隐约的能听见那一边的海浪呼啸,山石崩塌,人民痛苦尖叫的声音,心都揪成了一团,服侍的侍女们不自觉的留下了眼泪。

“马尔杜奇的事你一定听说了,不杀光他想杀的那些人,天灾是不会停止的。”吉尔伽美什同好友对话时,声线中褪去了威压。

恩奇都手中的锁链铮铮作响,天之锁正从海中,废墟之下寻找还存在气息的人:“我知道。”



“自己的妻子管不好,却要把这错怪罪到无辜民众的身上,港口还有数多耗费数年才打造出的新型船只,那些结构是造船匠们几代人的心血,除了船只,还有观星塔上的器具,研究组到目前为止所有的研究心血根本来不及转移,就被这来头可笑的天灾给一并摧毁了!”

恩奇都听出了吉尔伽美什话语中满含的对神明的憎恶与对人民的悔恨,他此时无言安慰,巴列尔市长是吉尔伽美什亲自委派的,他认定自己是一半的罪魁祸首,既已认定,再劝无用,他一向都知道自己该背负的东西,事大事小,只要发生在这美索不达米亚的地界,他绝不推卸责任。



“吉尔,你已经尽力了。”



“幸存的那几千人,本王是保定了,不妨来一场公平的交战,以他想索要的性命作为代价,让他亲自来找本王取,他要真有这个能力,算是为了平息天灾,本王就是死在他手里也无所谓,但如果胜的是本王,非要剥开他的皮肉,挖出他的心脏来祭奠我数千民众的亡魂!”
“吉尔。”恩奇都微微地下眼帘,手中牵制的锁链,在天际徘徊游弋:“即便是马尔杜奇,也是打不过我们两人的。”
“不,和他对战的仅本王一人。”
“不。”恩奇都得态度也十分坚决:“如果你要战,我必定会与你一同战。”
吉尔伽美什一愣。


 他笑了:“……恩奇都,在本王冲动的时候,你不是应该阻止本王么?”



“几千人的命不是说着好玩的,就算是以命相搏,也根本不过分。”恩奇都也跟着笑道:“何况那是王的人民,别人不得到王的准许就毁坏了王的东西,单凭这一点就足够挑起战斗了。”
“你这么说,我反而不想斗了。”
“吉尔。”
“什么?”
“虽然由我来说可能有点奇怪,但是灾难前线的光景实在令人唏嘘,所以…..”
“和我说话还需要这样吞吞吐吐的么?”



恩奇都抬起眼来,一举收回锁链:


“使用王权吧。” 



“好。”

原本以为需要一番游说的恩奇都听吉尔伽美什如此果断的给了肯定的回复,反倒有一些诧异。


王权,是这个世界的法则,吉尔伽美什生而为王,生为为王,就如同厄里什基加勒生而为冥界的主人一般。吉尔伽美什作为地界的王,生于世界的中央,管于地界的中央,神为地界生灵而作息,冥界为地界万物而运作,吉尔伽美什身为地界之主,拥有王权印章,拥有了世界的法则,便是连神明都是可以处罚的。

然而,使用王权,却需要付出相等的代价,如若想要用王权去惩罚一位神明,王权便会从他的所有者身上夺取相对等的事物,以达到万物平衡,这也是恩奇都犹豫的缘由。


“吉尔,你要考虑清楚,王权是,”


“恩奇都提出要本王使用王权,必定是比本王更加深思熟虑过,所以本王也不必再浪费时间,马尔杜奇应该被惩罚,他杀害人类要付出代价,本王疏漏让他得逞,那么本王也要付出代价,这也是最省时的办法。” 


“希望我不会辜负你的信任,因为以我个人的想法来看,王权的存在是为了平衡与管理这个世界,马尔杜奇以千命换一命已经破坏了平衡,王权会倒向你的一边,所以这个代价,我相信你是付的起的。” 恩奇都解释着。



“刚巧本王也是这样想。”



“那么就这么定了,你去解决罪魁祸首,其他的事情就全部交给我。”吉尔伽美什看不到,恩奇都此时的面上带有一抹胸有成竹的笑意,语气也跟着轻松了不少:“我有办法力挽狂澜。”



多日的辛苦与担忧,也抵不过这场对话。



无需多问,无需多疑。



吉尔伽美什只感到如释重负,心中轻快。

“好。”




——TBC——

评论

热度(60)

  1. crystalching0910God's Fianc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