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ystalching0910

Fate/epic fetter 第二梦:天灾与诈骗

God's Hf:

(C闪为了测试主角团的能力和他们打了一架,打到一半就失望了,这第二梦就想扩写C闪「失望」的原因,以及原本的「期望」为何产生)
(主角团啊,不要怪闪闪,王曾经有一个伙伴,无论情况多么的严峻危机,只要他们两人在一起的,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过劳死梗反射性扩写 (;′⌒`))

————



第二梦:天灾与诈骗

加勒底

金古从床上慢慢的爬了起来,梦的真实,仿佛口舌之中仍留有醇香。

也不知是这样愣愣的坐了多久,房门被推开,吉尔伽美什仍旧带着他身为CASTER职介那顶颇为奇异的帽子,晶莹剔透的紫水晶坠在发前,却仍旧不比其赤眸中的光泽。


自从自己被召唤到加勒底,吉尔伽美什每天清晨都会准时来叫自己起床,不过金古还以为恩奇都的半灵体出现后,吉尔伽美什就会停止这样的行为,没想到这一天他还是照着惯例这么做了,想到梦里恩奇都一把掀开还是乌鲁克那个会赖床的王时的吉尔伽美什的羊绒被,他思索着这是不是某种回报。

正在愣神之际,有一个脑袋从吉尔伽美什的身后冒了出来,珍珠般的眸色比梦中更加的透明,映着窗外莹莹的雪光,箬竹色长发无风自起,悠然的游弋在那人的小腿边。



通体冰雪色调的恩奇都却带着暖阳般的笑容:“走吧!去吃早餐。”



四人一同朝加勒底餐厅走去,恩奇都与金古在前,吉尔伽美什与梅林在后。



“吉尔告诉我你的名字了,金古对么?”恩奇都双手背后,侧脸看着一直一言不发的金古:“怎么说呢,我对你有种十分熟悉的感觉,尤其是这个名字,我应该是没听说过的,但就是觉得自己以前是叫过这个发音的……很奇怪吧……”



“我,我也不是很清楚,也许吧。”金古含糊其辞,眼神也有些飘忽不定:“这个名字也没什么特别的意义,就和我本身一样……本不该存在的。”


“嗯—?”恩奇都没有立即否定对方的说辞,也只是略有迷惑的发出了这样一个音节。



梅林看吉尔伽美什却是一脸的疲惫,和他在特异点时的状态所差无几。
“突然想起,金古应该是恢复了一些恩奇都的记忆吧?”梅林摸摸下巴,若有所思:“也不知道恢复的是哪一段,你和恩奇都的友情时光里有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开什么玩笑,本王与友人的相处没有任何不妥之处,只是和对其他人有一点点的差别罢了……不,十几年的光阴发生了太多,哪里是我一想就能想起来的。”



“金古那孩子也变得不爱说话了,你暗处照顾了他许多地方,也不知道他察觉到了没有。”


“无妨,本王早已告知他我会对他特别关爱,他是否能察觉或者做出什么回报,本王对这些都没有兴趣。”
梅林点头,不过他的重点却不在这:“现在恩奇都也来了,怎么说好呢,你今后想怎么做?”



对方眼里的失意影影绰绰,只闪现了一瞬,但却被梅林清晰的捕捉到了。



“本王许诺的事情不会改变,这份关爱自然不会停止,这是理所当然,至于恩奇都,真正的恩奇都,形态不稳定,记忆也丢失了,为了防止出现意外,研究出解决办法,自然是要寸步不离的呆在本王身边。”



梅林听后顿了顿:“王,我想过这个问题,金古不是恩奇都,因为他没有与你相伴多年的那份情谊,而现在的恩奇都,也失去了与你相伴的那些时光的记忆,目前,这两个存在从本质上来说,是没有区别的吧。”



那种幽暗在这一问后却没有出现。 


吉尔伽美什的嘴角是一抹惬心的笑意。 


“当年,若是金古在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与我有同样的战斗,”他说,平静许多:“也不会与我有同样的对话,更不会成为本王的挚友。”


 “也就是说,”梅林了然:“人格本身么。”



接着,梅林似乎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脸色大变。 


“快!快到餐厅去!不然阿尔托莉雅就要把所有的食物都给啃完了!”


恩奇都在餐厅徘徊了半响,都没决定自己要吃什么,之后才恍然大悟,自己现在是半灵体,根本不能食用任何东西。看着面前一份份颜值极高的美食,手指却碰不到,真是叫他欲哭无泪,梅林跑到阿尔托利亚那边去了,吉尔伽美什带着金谷与恩奇都占了一个四人位,咕哒子也比较关心恩奇都的问题,就端着盘子跑到这里和他们一起,想要询问一些最新的情况。

说是早餐,实际上除了恩奇都,吉尔伽美什的面前也没什么东西,刚才他在各种美食之间转来转去,原来是给金古配制早餐,据说恩奇都来前的一周,金古所有的食物都是吉尔伽美什亲自搭配的,竟刚好符合金古的口味,准确说,是符合这个身体的口味。



于是恩奇都就那么眼巴巴盯着金古的盘中餐流口水,惹得金古都不知道怎么个吃法才好。



“吉尔总是以‘本王’自称,这么说吉尔也是王咯?”恩奇都百无聊赖的捧着脸,食指卷着垂在脸颊边的发丝,金古见恩奇都终于转移的注意,才松了一口气继续用餐。


“理所当然。”
“既然能够作为英灵被召唤出来,一定是一个作为英雄的王吧?不过为什么是CASTER?”


“噗嗤!”咕哒子突然笑出了声,她一脸嘲讽的看着吉尔伽美什,嘴上对恩奇都回答:“金皮卡是有ARCHER职介的,只不过当时情况比较特殊,所以用CASTER职介比较有利,另外,他可是著名的人类最古技安啊哈哈哈,不过,也只是一段时间而已,后来就好多了,在我们去第七特异点的时候,那里的人都称他‘贤王’呢,和我们印象里的都不一样,整日忙来忙去,过劳死都是家常便饭了。”

“过劳死?”恩奇都重复喃喃着,似乎是不太懂这个词对于吉尔伽美什这个存在的意义,于是他好奇的目光就投向了金发当事人。
“........”



“出现了!这个笑一笑就打算糊弄过去的举动!总是让人忍不住替他爆料。”咕哒子激动地看向恩奇都,不吐不快:“你是要恢复记忆对吧,多给你讲故事总没错的!别拦我,我就给你讲讲我们当时的反应,当时我们回城后,万人空巷......”

————

天之锁百横千纵在杉树林中,重重巨木支脉茂盛,叶出庞大,遮天蔽日,零零碎碎残刺入斑驳光点中的日光点缀与天之锁的白银锁身,灌入锁身之上,与韵动流连的淡金色光脉相融交合。如死亡般的寂静突然被打破,接连而来的是震耳欲聋的兵戎交接之声,刀枪剑斧摩拳擦掌之音在杉树林中的回荡不绝于耳,刀刃相触摩擦之声紧随前赴后继的摩擦火光其后。

互相对抗的两个人的身影难以被肉眼所捕捉,在地形复杂的杉树林只见刀光剑影平起四处,土崩石裂之声前赴后继,风动树林,却被剿灭在兵属器刃的尖锐之下。



吉尔伽美什身着黄金盔甲,面上带着桀骜不驯的笑容,盔甲厚重,却丝毫不影响他的巧捷万端,风驰电掣的速度之下,尖锐的风刃划过他的脸颊,吉尔伽美什却是熟若无睹,手里的刀剑用一把扔一把。恩奇都的行动依附于高架起的条条天之锁之上,退进皆蹬踩锁链,锁链纵横交错,牵一发动全身,恩奇都控制锁链律动,音律与空气共鸣,空气扭曲,杉木驱赶炸裂。从不间断的攻击着吉尔伽美什。 



轰然巨响,风云变色,超脱了光线原本的色调,希杜里在王宫远远望着百里之外的杉树林,好似天地分离,江河倒流,遮天蔽日,风卷残云,青银交错的雷电张狂着劈裂天际,血红的闪电齿线鲜明,引出万条巨龙隐没与灰墨云层中,疯狂的翻搅争斗,以杉树林为中央,黑云翻滚,聚成可骇面目,吞噬它所见万物,扒皮挫骨,血肉咀尽。



使人睁不开眼的红光带着死亡的气息沸咲而下,这广阔的平原却是毫无畏惧,开遍了万里的白花,如雪般覆盖于平原之上,连接了天地的灵魂,聚集而上,布下天罗地网。在两股力量交汇之时,天地震颤,横扫之风飞沙走石,土地凹陷,原本茂密的杉树林被余波殃及,瞬间焦灼泯灭,寸草不生,地形巨变,生生在地面凿出了一个巨大的空洞。



远处乌鲁克的民众扶着帽子,死死地抱在柱子上,拉着丈夫妻儿,还有的趴在地上,以免受这飓风的殃及。



这场“战争”持续了一整个上午,致使昏天黑地,日月颠倒。



瓢泼大雨中,两个几乎衣不蔽体的始作俑者才从树林中走出,累的骨头都支不起躯干,一同倒在一处因爆炸而成型的一处山崖之上,脸上连续不断的砸着冰凉的雨水,两人却突然大笑起来,没有对毁灭杉树林的愧疚,没有对改变地形的歉意,没有想要给对方最后一击的心思,只是大笑,笑的舒爽,笑的纯粹。
接着,光线透入云层,洒向地面,抚慰着受伤的平原世界。



这是两人的初战。



也是今后的日常。



某一日的日常打斗结束后,吉尔伽美什与恩奇都互相搭着肩膀支撑着对方,走向回城的路,前者将乖离剑拖着走,后者将天之锁挂在脖子上。恩奇都与吉尔伽美什路过天之丘,这是在两人第一次对战的时候改变地形而来的山崖,为了纪念,两人将这个山崖命名为“天之丘”以纪念第一次友谊的产生。


在这个可以眺望整个乌鲁克主城池的山崖上,恩奇都远远望着最为宏伟的王宫,气氛似乎与以往不同。



“我们这次离开乌鲁克外出有七天了,大殿里的报告估计能把我两砸死。”恩奇都想到这里,不免做出痛苦的表情:“说到底当初明明只是说打一架,怎么就打到那么远的地方去了呢?”



迷路迷了七天,后来恩奇都说我们是打架打来的,干脆打架,兴许还能能把我们带回去,吉尔伽美什说荒唐,结果真的给打了回来。



希杜里见到二人的身影,一颗悬着的心才算放下。




 “地震?”原本还嬉笑着的吉尔伽美什听到这两个字,收气了笑颜,皱紧了眉头。



恩奇都也认真起来:“什么时候的事?”



“昨天,不是乌鲁克城,是巴列尔市传来的消息。” 


“那个港口地区?”恩奇都瞬间反应过来:“应该是海啸带动的地震,这样的话,受害的应该还不只那一个地区,现在有受害人数的报告么?”



“是,这正是我想要说的,十分惨重,少算也有一千人了。”
“开什么玩笑?!”吉尔伽美什战后的疲惫一扫而空,大步向他的玉座走去,拿起最新的捷豹开始阅读,脸色果不其然的变得难看起来:“本王设立在港口城市的观测小组难道没有预见到灾难的发生?!死伤一千多人,数字还在不断加大,那群杂种,没有本事还去做什么预测?!被海啸卷入海里根本就是自作孽!”



“得派些人去那些地区看看才对。”恩奇都说。
“本王亲自去!”
“不行。”恩奇都当即阻止:“这次灾难听起来非同小可,地区与地区之间的余震预测报告与紧急物资及救援人员的调派都必须吉尔你在这里亲自指挥,所有的情况只会在第一时间送到乌鲁克,你的命令也只有在乌鲁克才能第一时间传达回去。”



“啧。”吉尔伽美什无法反驳,对一边等待回复的士兵下达命令:“乌鲁克的资源暂且是最丰富的,离港口地区也是最近的,让那些难民以最快的速度朝乌鲁克的方向来。”
“是!”



吉尔伽美什话不多说就投入报告的阅读,恩奇都看着那士兵形单影只的离去,突然想到些什么。
“吉尔,地震万一封锁了某些通往乌鲁克的道路就麻烦了。”
吉尔伽美什抬起头:“说的没错,但是搭桥挖道时间太紧张。”
“我替你去巴列尔市,总之我应该能想点办法救下一些人。”恩奇都说。
“好!”吉尔伽美什相信以恩奇都的实力确实可以提高效率:“恩奇都,有任何情况,一定要写详细的报告,直接用巴比伦之门传送过来。”
“好。”

吉尔伽美什说罢低头继续读报告,他必须了解到目前为止的所有灾难信息,恩奇都也不拖泥带水,接到任务后转身便打算启程。



走过希杜里的身边,恩奇都笑着安慰:“不用担心,王的处事能力是天才级别的,我们会处理好一切。”



——TBC——

评论

热度(81)

  1. crystalching0910God's Fianc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