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ystalching0910

Fate/epic fetter 第一梦(1)乐器与果汁

God's Hf:

(FGO恩奇都逛冥界的梗扩写哦)

第一梦:乐器与果汁 




乌鲁克皇宫 




一大早精神百倍的恩奇都把吉尔伽美什从他的华美大床上给拽了起来,昨晚是吉尔伽美什第一次提出可以让恩奇都尝试与他一同处理政务。而对于恩奇都来说,这句话的重点不在于自己有机会可以和挚友一同处理乌鲁克的政务,而在于这位慵懒的王终于破天荒的提出要自己干点正事了。 




不过就在恩奇都正式看到士兵们送上来的一大摞报告文书的内容时,突然有点理解自己的好友了。





“埃雷修市的粮食物资想要改变它的供应对象,原供应地域距离太遥远,运送去的物质到半路会腐坏?真是愚蠢,本王当初规划各市供应路线的时候当然是有道理的,巴索斯市地处荒凉,种不出个什么东西,不往巴索斯市送物质难道要饿死那里的人?!”吉尔伽美什敲打着手指:“让那些杂种们想法子解决物资腐坏的问题去!这报告就当我没看到。” 




说罢吉尔伽美什凑近恩奇都,恩奇都脑子转的不比他慢,处理完毕的文书量甚至比他还高出那么一些,然而就在恩奇都抓起他手中的那一卷阅读起来时,就完美的卡机了。




 “什么问题,很棘手么?”吉尔伽美什疑惑。 “吾友啊,你是规定无论什么乱七八糟的事都可以送来你解决的么?”恩奇都把报告转过来举在他的面前:“简直辣眼睛好么?!妓女院的委屈写的超级详细好么!原来那里的人都有这么高超的文采么?!搁我都像是在看什么污秽的读物啊!脑子里都有画面了……说到底妓女院的东西为什么也要你来管啊?!”




 “哈哈哈哈哈…..!”吉尔伽美什却大笑起来:“恩奇都啊,你难道不知道妓女院的东西每月都是定时送过来的么?院长算来都该有经验了,文采怎么可能差?乱写的东西哪怕是报告书也敢拿给本王过目么?”





乐玩后吉尔伽美什又说:“对她们你应该抱有感恩之心才是,别忘了你是怎么有人性的。”





“那能比么?那是女神啊,好歹看看攀比对象吧?不,我不是说这是妓女院本身的问题,而是这种报告根本没有呈给你的必要。”恩奇都白眼一番,收回文书,准备刻上回复——[既然如此不可周转,干脆拆,




 “啊啊啊啊啊——————!!!” 


“吱——!” 


恩奇都被这一声穿刺之音震从桌子上摔了下去,一手滑摔裂了报告。 




“嗯?看来哈尔布的果园有访客啊。”吉尔伽美什从玉座上起身,顺手拉起了恩奇都。


 黑色长发的女神颤颤巍巍的裹着斗篷缩在果园的一角。 


哈尔布的果园在皇宫后花园的一角,此处的果树都是来自平原最为肥沃的地域,当丰收之季来临之时,这里的果香远远盖过了别处的花香,在阳光明媚的秋季晨时,尚未被收获的果树群结着各色的果实,一半来自地界,一半显了神处,裹着陈露娇艳欲滴的模样可比周围的百花更加诱人。

女神伊士塔尔难得有心情来这里逛逛,本想着伸手摘个苹果尝尝,谁知举手上去,触感却不是该有的圆润与硬度,而是冰凉柔软,瞬间反应过来的伊士塔尔吓的脸色煞白,一声尖叫吓得整个皇宫都震了三震。 


“哈尔布的树上有蛇啊——!救命啊!!”伊士塔尔此时完全没了女神的形象,眼泪都快吓出来了。 吉尔伽美什与恩奇都闻声赶来,看到两人的伊士塔尔瞬时从地上蹭了起来,理理衣服擦擦眼角,不过现在才意识到尊严这种事为时已晚。在被二人嘲笑了个遍后,伊士塔尔也干脆的放弃了。 




吉尔伽美什讨厌蛇,他一向认为蛇是狡诈的动物,伊士塔尔怕蛇,原因和吉尔伽美什相似,不过更多的单纯是蛇的外形实在缺乏美感。所以这个英雄只能恩奇都来当了,恩奇都一边试着使用蛇语与其交流,蛇恐怕只是想讨个吃食,他不想伤害它。恩奇都捡起一根木棍伸过去,引诱它爬到木棍上去,等蛇整个缠绕过来后,恩奇都感觉伊士塔尔和吉尔伽美什都不自觉的退后了两步。 




玩心大起,恩奇都抓着蛇就阴险的笑起来,转过身朝两人走去,伊士塔尔再次毫无形象的尖叫起来,恩奇都打赌她从来没像这次跑的这么快过。吉尔伽美什眉头一皱,竖瞳旋然变得猩红,猛烈而来,一时摄人心魂,蛇与其对上视线,竟也害怕缩了回来。 




恩奇都也不玩儿了,把蛇扔出了花园,不过力度似乎有些掌握的不好,扔出的恐怕不只是花园。




 “蛇喜欢吃这种水果,没什么大不了的啦,伊士塔尔。”恩奇都说是安慰的话语,伊士塔尔却感觉他更多是在嘲笑,毛发凌乱的伊士塔尔总算是一步一步挪了回来。 




“要是下次再出现怎么办?” “你要是怕就少来几次。”吉尔伽美什毫不留情的下了未来的逐客令。


 “你这只金皮卡,就不能有点王者柔情么?” 吉尔伽美什挑眉:“既然这样,我就为了伊士塔尔这位女神,把这棵树砍掉吧。”


 “诶?” 




这么一颗粗壮的果树倒下了,恩奇都只感心中一阵抽搐,吩咐果园的农匠把树上的苹果都给摘了下来。好在树根保留了,也算剩点安慰。 




下午 




送走了伊士塔尔后,恩奇都独自来到果园,那颗巨大的果木的驱赶还躺在果园的道路上,恩奇都跳到果树上。此时,刚失去了一颗爱树哈尔布正心情忧郁,看到恩奇都出现在果园里,心里一阵慌,赶忙四下找寻吉尔伽美什王的身影,要说这两人的黏糊是全乌鲁克出了名的,更有话说,王粘着恩奇都更甚于恩奇都粘着王,就算现在是恩奇都一人,哈尔布预测吉尔伽美什马上就会找来。




 “你在那儿干什么?”恩奇都坐在树干上,朝踌躇不前的哈尔布招手。 哈尔布一声叹气,悻悻的走到恩奇都的边上。


 “你怕什么?我在这皇宫中也没有个一官半职,照规矩来说,还应该给你行礼的。”恩奇都笑道:“你别见怪,平时王在我边上,我要是给你行礼,他非先骂我,骂完我再骂你。” 


“是,我也没有这种想法。”哈尔布看恩奇都的态度如此亲切,突然觉得也没什么好多想的了,干脆也爽朗的笑道:“我是为这颗果树伤心呢,说砍就砍了,我这几十年的心血就这么白费了,能不伤心么。” 


“哈尔布,我们用你这颗树来做点东西吧,做出来后献给王,也算是没白死,替你献上忠诚了。”




哈尔布抬起头,恩奇都的瞳色近似珍珠的白润,闪烁其华,不与眼中它色混淆,极致纯净,倒映着他所见的一切。对拥有这样眼眸般的人交付心肠,该是多么一件人生大幸,他此时此刻突然涌出了一种对于王的羡慕之情,也相信有过这样艳羡之情的不止他一个,君之容颜,世间之瑰宝,只属于王一人的瑰宝,却是个率真纯粹,开朗而温柔之人。




 “我喜欢唱歌,从前在森林中,又或是在皇宫里,四处游荡的时候也少不了唱一两句。”恩奇都摸着下巴说:“但是宫中寂静,没有森林的百兽合奏之声,总归是缺了点什么。所以我早有想法,如果能有什么东西能发出特别的声音,能够模仿一些特别的声音的话,不仅是我,对很多场合都是有着大用途的。” 




“恩奇都殿下的想法倒是有点意思,不妨试试看。”



“你看你有没有在宫里认识的工匠,木匠,把这颗树利用起来。虽然这是我的一个想法,但是我实在没有那种技术,也就只能帮你们砍砍树了。”恩奇都得到哈尔布对于果树使用权的赞同,也就释然了,他跳下树的躯干,拍拍哈尔布的肩膀。 




恩奇都的请求是不比吉尔伽美什王的命令弱的,工匠铁匠们办事的效率相当高,就是关于成品的结构设计以及花纹花了点时间。一个月后,成品就被拿到了恩奇都的面前,恩奇都十分欢喜,试着弹奏了一番,为乐器上的银丝取名为“弦”,木身取名为“琴”,唤为“七弦竖琴”。




 琴架顶部以牛头作为装饰,用天青石和金箔制成,牛的神志表现得十分生动,顾起的牛鼻似在翕动。琴身由果树木制成,正面在沥青上用贝壳镶嵌着人和动物,琴身上还用贝壳、各色宝石装饰出了王的形象。在竖琴的琴把上,就是带假胡须的金饰牛头,它的眼睛、胡须、牛角尖都是用蓝宝石镶嵌的。




 恩奇都不打算抢功劳,他带着乐器的制作人到王宫内殿拜见吉尔伽美什,看乐器制作人从踏上台阶那一刻开始就颤颤巍巍,自己不扶着就会摔倒的样子,惹得恩奇都都不忍心看他一个人跪在这浩大的殿堂,不定他挚友突然来个什么冷笑话,吓得就晕过去了,好歹也是自己的灵感,也就按着共同发明人的身份陪着这位工匠一起跪着了。 




我真是个好人啊,恩奇都如此赞叹。




 恩奇都对于音律的掌握在天底下几乎是无人可以媲美的,在他的歌声中,有一种震撼人心的触动,十指间流出的律动,宛若游风,宛若河浪,宛若戚戚浮云。 一曲毕,吉尔伽美什王就直接不顾身份的从玉座上跑了下来,拿起那把竖琴,眼中是难以遮掩的喜爱。




 “好!本王中意此等器物!这可是人类历史上的一大迈进,果然是首先出现在了乌鲁克为本王而演奏!何等愉悦!本王要为它办个酒宴,就在皇宫中,嗯…办它个三天三夜!”吉尔伽美什大笑着,侧过脸看向恩奇都:“起来吧,你们是功臣!想要什么奖赏本王都能满足,就自己去找财务官们说吧,酒宴就办在下个月,趁此你们多造个几把,本王就等着那一天了…至于这一把,该是世间第一例,恩奇都,就由你保管吧,要是有任何损坏,” 




“有损坏怎样?” 




吉尔伽美什一梗:“到时再说。” 




——TBC——

评论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