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ystalching0910

Fate/epic fetter 第一梦:乐器与果汁(3完结)

God's Hf:

(C闪很温柔,有人说是因为小恩的死闪闪才会变成所谓“贤王”,我想不对,闪闪温柔,因为他本身就很温柔。只是温柔的一面我们没机会看到,我相信小恩对这种温柔是习以为常的。)
(闪恩是希杜里的天使,希杜里也是闪恩的天使,闪恩的岁月静好,希杜里看在眼里。(哇——))

————

第一梦:乐器与果汁(3)




王宫已经被收拾干净,一看就是在自己去冥界这段时间,吉尔伽美什要所有会动的人把王宫里的每一块砖都擦的闪闪发光,看那彩砖拼接出的马牛图个个都要从墙里冲撞出来的一般。


宴会后是比平时更加显著的寂静,王寝宫的后花园里寥寥数人,自顾自的做事,打扫后花园的最后一片狼藉。唯独树上的鸟儿仍在叽喳鸣叫,时不时跳到台阶上啄啄地面,又被侍仆们的清扫秋叶的扫帚给驱逐回了枝头。



恩奇都提着竖琴,一边往室内走,一边环顾四周,走到大殿里仅有发现希杜里一人在那儿,正安安静静有条不紊的清理着一些酒杯。希杜里听到动静抬头,才发现是恩奇都回来了,露出满眼的欣喜。



“吉尔呢?”恩奇都问道,顺手将竖琴递给希杜里。



“王昨晚喝的太醉了,吩咐人打扫后就开始头疼,一睡睡到了现在,还没醒呢。”希杜里伸手给恩奇都顺了顺身前的发丝:“侍从们都心疼,不敢大声说话。”


“有什么好心疼的,早告诫他不要喝太多酒,现在头疼只能怪他自己,下次长点教训。” 


“道理虽然如此,能这么直接说出来的还不是只有恩奇都殿下你一个么?何况,殿下您等会儿还是要去王的卧室探望的,不是么?”早已对二人的关系了然于心的希杜里对恩奇都微笑着,透着薄薄纱布下的温柔,令恩奇都都不禁起一身鸡皮疙瘩。



“而且我敢肯定,您听完我要告诉你的事,兴许还会去陪睡呢。”
“哎哎哎,越说越不靠谱了。”恩奇都吓得心里一抖,强颜欢笑:“什么事?”



“在您说出想要制造乐器之后,消息就流露到了王的耳朵里,除了赞叹您的奇思妙想,还特别起了一大清早您还在睡眠的时候亲自跑到工坊里,王说工匠都只会照着图表办事,乌鲁克虽然人才聚集,却也没有谁可以做出达到您要求的那个标准的成品。所以王就趁着那天连看了许多器物制作的条理与刻画在黏土板上的图样,花了一下午的时间就自己钻研,和设计工匠们一起讨论,还修修改改好半天,才画出了最终成品的图样。我可是一直陪在边上呢。”

如希杜里所预料的一样,恩奇都的双瞳微微收缩,讶异的神情在面上久久不退。

“王钻研那些东西也是玩儿的挺开心,但是最主要还是为了让你比他更开心。”希杜里的笑颜里意味深长:“在我们王遇见您之前,我们可是想都不会想他会去做这些事,身为侍从的我可能不便于您说太多,但无论如何,我想要感谢您,替所有乌鲁克的人感谢您。真的希望您可以永远陪伴在王的身边。”



“哈哈…”恩奇都被夸得都有些不自在了,挠挠后脑勺,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希杜里才是,要是没有希杜里,我和吉尔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恩奇都说着转过身,就要逃跑。
“您去哪儿?”
“陪睡——。”恩奇都反身挥挥手,语气里还有些慌忙。



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祭祀长,并不知道自己能为这两人做些什么,但如果真的有需要自己的时候,哪怕以性命相付,也请求神明…….哎,说什么傻话呢。希杜里摇摇头,继续收拾起大殿里的东西。



轻手轻脚的走进吉尔伽美什的寝室,恩奇都小心翼翼的动作。

王的寝室自然是这王宫中最为奢华之地,地处后花园的南部,取尽了晌午和煦的暖阳。绵软的床铺更是采自羊绒裹塞,覆上一层丝绸编织的外表,覆盖在肌肤表面,宛若春风软糯,沐浴了阳光后更是夹杂了香醇的暖意。也怪不得吉尔伽美什睡得深沉,在恩奇都镜面的眼中,倒映出的,是王精美的侧容,轻柔的光线在他的侧颜镀了一层淡淡的金色,若存在光阴的女神,此刻,她一定躺在王的身旁,肌肤相贴,轻吻着他樱草金的发丝与睫毛。



要说乌鲁克手艺最好的雕刻匠也雕不出如此美韵,情有可原。



恩奇都将自己局促在大床的一角,缩成一团,捻了羊绒被的一角盖着膝盖,和着暖阳欣赏着眼前如画般美好的光景。



“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进本王的房间大气不敢喘一下。”吉尔伽美什没有睁开眼,语气依旧困倦松腥,低沉的声线听着让人骨头发酥,他抬手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过来,躺这儿。”



“谢谢,吉尔。”恩奇都没有动作,只是捧着脸歪着头冲他笑:“我对你刮目相看了。”



吉尔伽美什自然知道恩奇都是在说什么,颇为自得的勾起嘴角:“就是想让你知道,酒量比不过你,学习利用方面可是甩了你几条街,就算我们平手了。”



“看到什么就知道其中原理并且模仿,改进,利用,在危急关头,这样的能力比酒量得有用多少倍。” 看吉尔伽美什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恩奇都摇头,他双脚踩地站起,一手拉着羊绒被的一角使劲一掀,要说为什么动作如此熟悉,因为他几乎每天早晨都这么干。



凉风趁虚而入侵略原本温暖的地方,吹得吉尔伽美什浑身发抖,从床上弹坐了起来,下意识要去把被子拉回来,只见恩奇都把羊绒被裹成一团举在头顶,离自己几十步远。



等吉尔伽美什满脸不爽,一边抱怨一边梳洗穿衣完毕后,恩奇都才把一团厚重的被子扔回床上。 “走,带你去个地方。”



恩奇都拽着吉尔伽美什的胳膊,将他拉出寝室,半路撞上迎面而来的希杜里,不知是不是吉尔伽美什的错觉,他看到希杜里的脸上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让他浑身一凉。

哈尔布在果园里已经等候多时,远远看见恩奇都拽着吉尔伽美什往这边来,差点没从板凳上摔下来。

他惊讶是有源头的,恩奇都原本说与他约好今日此时要来这里,但只是他一人,现在突然多了吉尔伽美什,哈尔布简直是诚惶诚恐,他这里可没有供王休息的黄金座椅,一想到王坐在大殿的玉座上时赤绛的眼中所散发出的足以令人窒息的气魄,哈尔布便感觉自己早已被那眼神灼成了枯骨一具。



卑微之地,岂敢让王降尊临卑,居高就下,甚至还要在果园中拽耙扶犁。

恩奇都与吉尔伽美什走进后,哈尔布甚至不敢抬头看王的眼。
“我按约定的时间来了,不过多带了一个人,没问题吧?”
问题大了去了,哈尔布欲拒还迎,哭着点头:“当然没问题,多备一套工具就是。”



“恩奇都,来这里做什么?”吉尔伽美什四顾左右,果园工坊简陋,不禁让他皱了眉:“王宫中竟然还有这种简陋的地方,当初上下修整时怎么无人来报?下次找个时间把这地方好好整改,工坊简陋,工具不齐,王宫果树保养若有差错,可是对本王的不敬。”



“啊…是。”哈尔布点头。
“那么本王的工具呢?”
“是,请王到这边休息…什么?”哈尔布怀疑是自己听恍惚了:“王,是说要工具么??”
吉尔伽美什直接伸出手:“是。”

哈尔布颤颤巍巍抬起头,他的王正如他想象的一般,带着桀骜不驯的眼神,却似骄阳,璀璨耀眼。

“发什么楞!本王准许你直视我了么?!杂种。”
见哈尔布再次惶恐的低下头,吉尔伽美什简直无力再骂,干脆侧手朝向恩奇都:“恩奇都,本王的工具拿来。”
“………”恩奇都回握住他的手,反手狠狠一掰,痛的吉尔伽美什倒吸一口凉气,五官扭曲:“好,好!停下!我自己拿!”



在上次宴会出了那么大事后,恩奇都便一直想着能否做出一种可以在宴会上替代酒水的饮品,在欢悦之时,还能保持清醒。蛇是肉食动物,本不吃水果,只是为了解渴,就和人们一样,除了饮河中之水,也会吃水果解渴。

“如果可以提取水果中的汁水,不禁可以起到解渴作用,还可以留下未被食用的果肉做以他用。”



哈尔布几乎是惊恐万分的看着恩奇都带着吉尔伽美什拿着剪刀带着手套在草丛地,泥地里捣腾,两人原本白皙姣好的面上蹭满了泥土。两人一同干到了下午,希杜里办完自己的事后也端着清水来探望,拿着湿巾时不时去擦两人脸上手上的泥土,试作品几乎都是哈尔布在享用,王亲自做的果汁再难喝也得当琼浆玉液一干而尽。

“希杜里,你的劲可真大…”被希杜里拿湿巾蹂躏的满脸通红的恩奇都颇为痛苦的说道。



哈尔布品尝最后一次,拿起酒杯满怀踌躇的将汁液灌进嘴中,当汁液入了唇齿触碰到味蕾,哈尔布竟干到心神一愣,咕噜咕噜几下,杯底见空。

两人颇为紧张的望着他,之间哈尔布怔怔的望着水杯,又怔怔的望着满脸泥土的二人。 “好像……成功了!”
恩奇都一时间激动地做出胜利的手势,握起拳在胸前晃荡:“天才啊!我!吉尔,你知道这意味着什唔?!”

转过脸,一大张湿巾覆盖到了自己脸上,这次搓揉的力度比先前几次要温柔多了,恩奇都挣扎着探出脑袋,眼前竟是吉尔伽美什放大数倍的脸。吓得恩奇都一时没翻译过来,吉尔伽美什拿着湿巾在恩奇都脸上搓揉,仔细寻找着对方脸上的脏处,再小心翼翼的擦去。恩奇都恐怕也是没想到,一时不知如何反应,等晃过神来吉尔伽美什已经给他擦得干干净净都可以反光了。

王宫的彩砖该不会都是吉尔亲自擦的吧……恩奇都摸摸自己被蹭的“吹弹可破”的脸部肌肉如此想到。

“果汁虽好,但本王看来它始终比不过美酒,无法给人一种刺激心神的愉悦,但是本王认为它仍旧存在很大的作用,在宴会之外,就是它的主场了。”

恩奇都认为吉尔伽美什说的有所道理, 自那之后,果汁虽然也会在宴会出现,但不会作为主要饮品,多为孩童与妇女所爱。恩奇都见有商机,便将制作果汁的方法教给了乌鲁克的民众,让他们自己想办法创造了一条有关果汁的商业链条。



某个清晨,吉尔伽美什与恩奇都坐在天之丘,也做起了哈尔布的工作,为民众平常各种新开发的果汁口味。
但两人都不约而同的认为,

再也没有比第一次做的那一杯更为可口的作品了。




——第一梦完结

——TBC——

评论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