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ystalching0910

【fate 吉尔伽美什中心】DID

月落嵯峨川:

    写在前面:


    昨天看了一个DID女孩jess的视频,里面他们那些人格的交流与相处简直给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就如jade所说的,“你们喜欢我们的原因是我们很酷。”真的,我觉得太酷了,如果我的个人感官对DID患者产生了伤害那我在这里真挚的道歉,我无意冒犯,真的就是觉得很酷,以至于我马上打开了文档,码下了这一堆字,而这些字我自己也没有回头看,也没有做修改,纯粹的,临时起意写作,没有头绪没有逻辑没有主线,想到哪写哪,一不注意就码了1w字,故在此做个分隔。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会那么啰嗦……


    再有做以下几点说明:


    1、基加美修只是参考了FP形象,并未参考FP英雄王性格,该处基加美修只是个爱逃避现实的凡人。


    2、幼闪只是普通少年,并未达到fate作品里的智慧水准。


    3、读者中要是有DID患者,或是觉得冒犯的朋友,私信我,我删文并道歉。








    基加美修作为一个男人,他只有在万不得已的时候才会去寻找外界的帮助,而现在就是已经到了那万不得已的时候了。


  “我在我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建立了一个公司,还成为了总裁。”基加美修说出这些话时,表情近乎是真诚的。


    而作为他的心理咨询医生,几乎在他将这一句话说出口的时候就给他下棺定论了,‘妄想症,而且病得还不轻。’


    “公司的名字是巴比伦尼亚,而且好像最近打算上市。”基加美修说话时的底气有点不足,但这并不能阻止这位医生将刚喝下去的茶给全部喷了出来,他刚给自己的结论打上钉子,现在又要亲自拔下来,说实话这感觉并不好受。


    眼前的年轻人金发红瞳,额前还留有一撮毛,目测也超不过25岁的样子,一脸无辜的表情说自己是当下发展势头异常迅猛,强烈的冲击着现有落后低效的能源产业的新兴能源公司的大老板,相信有99%的精神科医生都会得到妄想症的结论。


  反复的确认了资料表上姓名的一栏,再对照了年轻人的身份证,最后查询了国家企业信息公示系统,医生挤按了半分钟的晴明穴,这看起来有些二愣子属性的小子他没在说谎啊。




    基加美修发现自己产生异常已经有十来年的时间了,比如他特喜欢的额间的那撮毛有时会被全部梳上头顶,有时会全部的头发也会放下来,更奇怪的是他的房间里会出现很多的金色饰品,当然以他对自身财力的认识来看,这些八成是他无意识冲动消费的假货,所以他并未对这些异常产生过多的怀疑。当然在考试中睡着,但成绩发下来后他却是年级第一,最后考入了藤校,这肯定是因为他自身的天才,这一条并不在怀疑一栏,就算他考前根本没复习,这也是她天才的表现,不是该怀疑的地方。


  “这***问题大了好吗?”医生的粗口被记录者手动打了码,这不是疑似二愣子,这就是二愣子本人吧。


  这问题一定得好好对待,并不是在开玩笑,这关乎的可不仅仅是他的医术,更关乎的是全世界对新能源这一行业的期待,要是作为行业的领头羊巴比伦尼亚的总裁竟然真是个二愣子,那他可要将一周前预定的那辆新能源汽车给退掉了,毕竟面前这人可长了一张油门和刹车在哪边都无所谓的蠢脸。


  医生又问了基加美修很多问题,也提出了很多的可能性,他希望年轻人能重视这件事,如实的回答他,以便让他能得到正确的答案进行后续的跟踪治疗。


  用钢笔挠了挠头,心里医生对着他的记录涂涂画画,“我觉得,你是不是患有失忆症的可能,大概是压力太大了也说不定。”


  金发的年轻人十指交叉,双手手肘搭到了椅子的两扶手上,翘起了二郎腿,由于一直在低头看着自己的记录,医生并未发觉咨询者脸上突然挂起的笑容。


    “不,不是失忆症。”年轻人开了口。


    语调的截然不同让医生疑惑的抬起了头,然而这一瞬间,他感受到了强大的威压,不同于刚进门时的感觉,此刻的年轻人给人带来相当剧烈的压迫感,像是坐拥一切的王者,又像知晓万物的神明。医生注意到,不知何时,年轻人额间的那一绺头发已被一起梳了上去。


    “只是DID而已。” 




    基加美修患有DID,这是他二十几年的人生中第一次听到这样的事情。心理医生摆出了与他子人格交谈的记录,记录显示他的身体里还居住着三个他完全不知道的人格,由于主人格并没有意识到他们的存在,所以他们就自行给自己命名为吉尔伽美什,虽然读音上有些微妙的区别,但与他的名字都一样拼写为gilgamesh。


  据他们所说最先出现的人格是一个仅有10岁的男孩,为了便于区分子人格们一般叫他为吉尔君,第二个被分裂出来的人格就是巴比伦尼亚的建造者,也是最广为人知的吉尔伽美什,有时其他两个人格会叫他为吉尔A,第三个人格是为了管理日渐庞大的巴比伦尼亚而被分裂出来,诞生不过4年但却自称有126岁的的吉尔C,三个子人格共同管理着巴比伦尼亚公司直到现在。


  基加美修听得一愣一愣的,“合着他们三个子人格还相互认识,我**作为主人格啥都不知道呢?”


  


  这是逃避虽可耻但真鸡儿有用在基加美修身上的完美体现,他说电视里那个金光闪闪谈吐自信的人跟自己有着几分神似,这竟然不是错觉。忐忑的抱着从心理医生处得到的笔记本下了楼,从此以后他可能要开始写自己与自己的交换日记了。


  医院门口停了一辆加长型的劳斯莱斯,在基加美修走出医院大门时便从车里下来了个一头绿色长发的青年。


  “我叫恩奇都,”青年看到了额间一绺毛的金发男人,笑着做了自我介绍,“初次见面,我的老友。”


  既然主人格意识到了,那便没什么需要隐藏的东西了,吉尔伽美什基于这样的考虑给知情人兼好友的恩奇都打了电话,让这个藤校毕业后用他挣的奖学金买了两套房子以收租金过日子而拒绝工作的主人格见识一下他们的日常出行是个怎样的阵势。


    原来他住的地方不是CBD旁边的小公寓,而是CBD最中心的大楼里啊,原来他打完游戏一整天的事情就不记得了也不是因为睡着了啊,他找心理医生前还以为自己得的是嗜睡症或是梦游症呢。


    恩奇都用手肘碰了碰把脸贴在观光电梯边缘俯瞰城市全景的基加美修,“你可是这栋楼的老板,注意点形象。”


    好生了得的子人格,自己上辈子是拯救了银河系吧。基加美修对着满屋子金光闪闪的摆饰发出了啧啧的感叹。“这是哪个人格的品位?”


  “吉尔A,”恩奇都回答到,“虽然他们三个都是你的子人格,但他们的个人爱好都有些不太相同,也不喜欢别人动他们的东西,所以房间也是分开的,你现在身处的是吉尔A的房间,吉尔君和吉尔C的房间在隔壁,今天你可以选择喜欢的房间住下,当然他们肯定希望你以后能自己住一个房间。”


    这是多么……发人深省的回答,万一到时候他如电视所演的一样,分裂出了二十几个人格,那这栋大楼很可能就变成他一个人的宿舍了。


  基加美修又跟着恩奇都参观了其他两个人格的房间,这……“有区别吗?”金发青年发自内心的提出了这个问题。


    “其实我也觉得没有区别,但他们三个坚称是不同的,那就不同吧。”恩奇都笑着回答。




    这DID太高级,基加美修表示有些承受不起,躺在Kingsize的大床上,连一旁扔着的游戏手柄都是金色定制版,基加美修很难说出他要佩服谁,毕竟所有的一切都是他这个身体亲自做出的成果。


    渐渐的闭上眼,基加美修的内心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这是他做梦也不敢想象的场景,竟然由他自己在自己不知晓的时候给实现了。




    然而他刚躺下五分钟,便一个翻身爬了起来,男人脱掉了这身不入流的廉价休闲装,披上了浴袍,推开门见到了仍未离开的恩奇都。


    “明早还有个会要开,竟然让这死小子浪费了整整一天。”


    听这抱怨的内容,恩奇都便意识到了现在出现在表层意识的是吉尔C,金发男人一手接过挚友递来的文件,一手将这非主流的头发全部拨下来。


    “别把你的主人格叫做死小子,他随时可以把你融合了。”恩奇都跟在走得急忙的男人身后,“还有记得把日记也写一写。”






    当基加美修醒过来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名叫席德利自称为他的秘书的小姐姐,他称秘书为小姐姐真的是因为他现在还没到25岁,随便叫唤别人的姓名会让他产生妄自尊大的失礼感。


  就算从巴比伦尼亚建立之初就跟着老板的席德利此刻也有些不知所措的眨了眨眼,她知道老板是个DID患者,但这样朴实又平凡的人格她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话说这一步三道歉的年轻小伙子才是她那整天用鼻孔看人的老板的主人格,这真是刷新了席德利的三观。


    她觉得,她老板的脸也能露出这样的笑……真是有说不出的违和。然后在金发的年轻人将额前的一撮毛给强行掰出来以后违和感就消失了。


    席德利给基加美修准备了衣物,并给他确认了今日的行程,他的子人格安排他在今日之内选好属于自己的房间,并购置相应的生活必需品。


    这特么才睡了他们一个晚上的床,就这样下手赶人,他们是有多嫌弃自己的身体,基加美修抬起胳膊闻了闻自己,不仅没有异味还有一股骚骚的玫瑰香水味,这特么自己把自己洗得那么干净还嫌弃个屁啊。


    但基加美修还是点了点头,自己虽然为主人格,但他的子人格才是真正的老大。“话说……我不用上班开会什么的吗,你看呵呵我是老板吧,公司还准备上市了。”


    席德利露出了公式化的微笑,指了指时间,基加美修才突然发现,此刻早已不是早晨甚至可以算得上是下午了,“早上有个例会已经开完了,不太紧急的事已经往后推了,现在是留给您的时间。”


    “哦……”


    “顺便一说,老板怕你去吃路边摊,所以中餐也吃过了。”


     ??他作为人的乐趣之一也被剥夺了吗,饭留给他们吃,屎留给自己拉吗,话说这位小姐姐说了老板,她果然是把他们区别对待了吧。


    基加美修愤愤的坐上了加长型劳斯莱斯,并在路途中叫停了司机下去买了几根烤串。




  当左手撑着脸颊睁开眼时,吉尔伽美什就感到了全身的不对劲,首先是口腔里环绕着的廉价劣质的香辛料的味道,然后他的鼻子也闻到了相同的低贱的味道,果不其然,他的眼睛看到了他喜爱的车内垃圾桶里插着的几根罪恶的竹签。


    “席德利。”


    这熟悉的语调让坐在副驾驶的秘书一下子挺直了背。


    “解释一下。”


    “我不能违抗您的命令。”秘书小姐姐老实的告知了详情。


    叹了口气,吉尔伽美什决定宽宏大量的不再追究,毕竟他不能跟自己生气,望向窗外,巴比伦尼亚的老板再次皱起了眉头。“这是要去哪?”


    “宜家。”司机先生虽满脑子问号,却还是回答了他。


    “去个狗屁的宜家。”没想到老板却因此发了火,“给老子调头。”




    老板患有DID一事,是老板体内一个只有10岁的人格告诉席德利的,当时的她除了张大嘴巴外,什么都说不出,据男孩所说,当时的老板体内只有两个子人格,一个是他,一个是席德利大多时间所见到的那一个,至于主人格,他有着非常强烈的逃避意识,一般只在每天的垃圾时间里出现,所以席德利从来没碰到过。


    当时正逢巴比伦尼亚创新转型,吉尔伽美什力排众议,要坚持自己的做法,这当然引起了决策层股东们的不满,然而吉尔伽美什还是用他那宛如王者君临一般的威严逼得股东们各个向他妥协,所以当时席德利在心里暗暗敬佩着她的老板时,也擅自的觉得吉尔伽美什才是那具身躯的主人格。


    但男孩否定了她的看法,男孩虽自称只有十岁,但他已随着这副身躯一起经历了将近15年的时光,行为和说话方式仍如十岁的少年,但思想上早已超过了十岁,男孩说他是子人格中最早出现的,他封存了作为基加美修这个人童年时的所有创伤回忆,所以他才是子人格中权利最高的存在。


    吉尔伽美什是这副身躯中最为聪明的人格,也是最有能力与魅力的人格,但他身上有不小的反社会倾向,这会危害到基加美修这个主人格,所以每当吉尔伽美什濒临失控的时候,吉尔君就会出现并强制夺回表层意识。一面说着这些话的时候,吉尔君还一面想要抠下会议室的墙角有些翘角的墙纸。席德利非常清楚,这是她平时所见到的老板永远不会去做的事情。


    随着被她称为老板的吉尔伽美什在公司里的地位越来越巩固,愈加独裁的男人遇到让他发狂的事也几乎断绝,那位十岁的男孩也基本上不再会出现在席德利的面前,就在她差不多要忘了老板是个DID患者的时候,老板的又一个人格在她的面前诞生了。


    公司逐渐扩大,工作也日渐繁忙,让那位聪明又有能力的人格都产生了逃避的心里,吉尔伽美什溜回了心底,吉尔君处理不来工作的事宜,主人格也一如既往的逃避,意识的表层没有任何人的存在,这具身体便在一次普通的例会后出现了休克,倒在了会议室的门口。


    尽职尽责的秘书守在了老板的病床前,然而待这位金发赤瞳的年轻人再次睁开眼时,席德利感觉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


    这是一种非常难以用语言表达的感觉,用席德利的话来说就是气场虽无减少但有所收敛。结果也如席德利所猜想的那样,这具身体中出现了第三个子人格。


    虽说是子人格,但这位吉尔C与吉尔A却相似得犹如双生,他们有着一样的才智,一样的思考方式和比较相近的语调口吻,这样的好处是他们在处理工作时几乎能够无缝对接,当一个人格陷入沉睡,另一个人格出现在表层意识时不会出现自打脸的混乱指令,但坏处也有,那便是比较难分辨到底谁是谁,两人在工作中都喜欢喝咖啡,但一个喜欢多糖少奶另一个喜欢多奶少糖这就让人很头痛了。


    而这也是使得席德利成为了老板不可替代的秘书的原因,没有任何人比她更能分辨出此刻坐在办公室的到底是老板A还是老板C,连作为挚友的恩奇都也没她分辨得准确。




    当基加美修站在了又一个闪着金光的房间时,他开始怀疑这到底是不是他的房间。“宜家……有卖这么豪华的东西的么?”他用手指指着房间转了一圈。


    席德利建议他打开一下他的交换日记本,她听到了老板在车上沙沙沙的写了一路。


    基加美修第一次认识到了这是他子人格的字,与过去他在发下来的考试卷上见到的字一模一样,日记的第一行就相当醒目的被划了两道下划线,用力之大把页面都划穿了。


    别给我做自降身份的事!!


    哦,看来他是真对贫酸的自己感到了不满。基加美修吐掉了嘴里嚼着的薄荷味口香糖,他的子人格大概觉得他是个扶不起的阿斗。


    听取了席德利的建议后,吉尔伽美什给自己的主人格准备了晚餐,在他们共用一个身体的情况下,不经过正确的引导,那些不太好的廉价习惯是防不住的,人生当然是由奢入俭难,让他吃一口能真正称得上是料理的食物后他就会放弃原有的口味了。


    席德利是这么说的,吉尔伽美什托着下巴觉得并不是无道理,便亲自为他的主人格勾选了晚餐的菜品,所以基加美修此刻便看到了端着盘子鱼贯而入的服务生,迅速在他的面前摆好了餐桌。


    “吃好了就按呼叫铃,会有人过来给你收盘子的。”席德利交代完便欠身退出了门外。


    美味的食物能扫清一天的坏心情,基加美修打开了电视,拉过了日记本,思考了一会,在本子上首先写下了感谢二字。




    “我们其实也挺好奇的,我们尝试告诉你了那么多次,你都没有在意。”字母写得相互分离,每个单词都像是一个小方块,这毫无疑问是十岁的吉尔君的字体,与喜欢夸张的连笔把字写的龙飞凤舞的吉尔伽美什不同,小男孩的字更让人容易读懂,“你对记忆中大片的空白难道不会感到好奇吗?”


   说实话基加美修一点都不好奇,他只对脑内经常会公放他没听过的音乐一事感到了一丝丝的好奇,不是因为好听,是因为很吵。


    因为确诊了自己是个DID患者,也稍微的见识到了自己的子人格,基加美修终于打算静下心来好好的整理一下他这有多名房客的内心。


    大概是三人都在沉睡,基加美修想,他的心里安安静静的,确认他自己的心象风景并不困难,里面的景象与现实中是一样的,或者是说他的子人格按照他们自己构造出来的心象风景来建造了现实的世界,三个子人格内心的房间大门是关闭着的,基加美修不用拧开门也能知道里面是什么样子,他选择了不开门,与在现实中不同,他站在子人格的房间门口时感到了很强的‘不该侵犯他人私有空间’的意念,于是他走到了子人格们给他安排的房间里,然而里面却与金光闪闪的现实完全不同,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他过去居住的小公寓的模样。


    吉尔伽美什丢下了抱着的一个猴子娃娃,回自己房间泡了个澡,小朋友已经睡去,现在到了大人的时间。换上礼服打好领带,吉尔伽美什下了楼,他现在要去参加一个慈善晚会,事关巴比伦尼亚的名誉及退税指标,他希望待会不要被那群女人灌太多。


    席德利为他关上了车门才进入副驾,她拿出了一瓶牛奶,被吉尔伽美什接了过去,看来现在出现的是老板C。


    安努搂着他的肩膀示意他看镜头,闪光灯亮起镜头下的金发男人早已没有了白天那般的朴素平凡,拍了拍他的背,安努笑得难看,“你今天去路边摊买烤串的照片已被广传到了各大网站。”


    烤串??谁特么会吃那玩意。


    “主人格,”吉尔A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他慷慨的向他开放了下午在车上的记忆,“这家伙还想去宜家。”


    这真是重大的失误,下次给他配辆便宜点的车,否则主人格的破绽真的太好抓了。“贴近普通平凡的生活不是什么坏事。”吉尔C朝安努举起了香槟杯。


    巴比伦尼亚的总裁是DID患者,这样的事情当然不可能会向外界公布,比起他的精神异常更难以让外界接受的是主导着巴比伦尼亚的甚至不是这具身体的主人格。


    安努的笑颇有贬低人的意思,他拍着吉尔伽美什的肩头说到,“小伙子。”金发男人笑容中没有任何难堪,只要他说出口那便为事实,在126岁的他面前也不知道谁才是小伙子。


    基加美修的身世说不上贫穷,但也离富裕相差甚远,能有今天的成绩,完全是作为子人格吉尔伽美什的努力,他基本算是白手起家,所以那些从小便是富几代的真正富裕阶层相当乐于在他身上找贫酸的证据。


    但这人格被区分得就是相当有意思,吉尔伽美什这个人格的出现天然就是富了几辈子的样子,贫酸的习惯全部留在了主人格的身上。


    看着礼仪尽得差不多了,席德利便开始出手为她的老板挡酒,她老板的这一个人格并没有A那个人格那么能喝,但却比那个人格谨慎了不少,她老板待会还有个发言,她当然不能让他因为酒出了茬子。


    慈善晚会进行到了最后阶段,吉尔伽美什突然坐靠了靠席德利的方向,“我有些累了。”他说。


    “这是……?”


    “那家伙吵嚷着要出来。”


    随着话音的落下,男人闭上了眼睛,席德利稍稍扶了一下她老板的侧肩让他不至于从椅子上摔下来。主持人叫到了巴比伦尼亚老板的名字,吉尔伽美什蓦然睁开了眼。


    整了整领带走上了演讲台,席德利仿佛看到了一直用云朵遮掩着自身光芒的太阳,终于展露自己照耀了大地。




    从劳斯莱斯下来买烤串的基加美修与在慈善晚会上发言的吉尔伽美什的照片被并排登在了网站上,所有人都认为买烤串只是这位总裁的一时童心大发,还顺便被添加了可爱的标签。


    基加美修看着两张照片的并排对比,脑袋旁滴下了一大滴汗,他哪里知道这群可恶的有钱人有那么多的破讲究。但他的子人格所展现出来的自信与他对自己的认识完完全全的不一样这倒是天大的实话,他不敢想象自己的脸能露出那样的表情,就算装也装不来。


    他们的日记被更新了,他的子人格要给他买辆车。这句话读起来怎么这么奇怪,他感觉自己好像被自己给包养了。


    基加美修在日记本上写到,“我没驾照。”


    过了一天上面回复到,“你有。”然后基加美修便看到了桌上摆着的驾驶证,但照片上额间没有那一绺毛,那就不是他,就算他有驾照他也不会开。


    然而很快,恩奇都便开着一辆可爱的小两厢miniCooper来到了他们的大楼下,“吉尔A说给你在院子里转着圈玩。”


    所以说他根本没有选择权了是吗?




    基加美修的生活范围像是被限定在了这栋大楼里,反正当他的人格苏醒时他都会在这里面,当他把这一点写到日记本里的时候子人格却没了回应,像是计谋被揭穿一样的沉默。


    虽说他们生活的大楼高档又豪华,而且作为私人领地,大楼内部包括周围的花园都没有任何一个闲杂人士,但一直生活在这里总有一天会把这景色看腻,基加美修有点想到外面去,至少让他看看自己的公司长啥样也不过分吧。


    10岁的小家伙率先在日记本里举手赞成,126岁的吉尔C在日记里给他提了条件,不许说胡话话,不许乱做事。最后表决的是吉尔A,他在吉尔C的意见上做了修改,不许说话,也不许做事。


    以他们的身份来说,只要开口皆为命令,只要行动皆为表率。


    这一点上吉尔A与吉尔C达成了相当的共识,这让公司并没有因他们的精神问题而陷入混乱,他们希望基加美修也能做到这一点。


    基加美修他只能选择答应。


    迅速的处理完手中的工作,吉尔伽美什交代了席德利让她全程陪同,然后便走出了办公室打算从基层逛起,毕竟办公室与他一层楼的都是些相当熟悉他的老油子,他一切细微的变化都会被看在眼里,更何况换个人格这样的事根本一点都不细微。


    回复意识睁开眼睛的基加美修咽了咽口水,巴比伦尼亚的总部即是此座城市CBD的标志建筑,也是全市最高的大楼。


    席德利很是疑惑,这家伙不关心自己的精神状况也就算了,连新闻都不看的么。


    老板携带秘书的微服私访,让所有员工都坐直了腰背。基加美修信守了承诺,没有让自己的言行失控,但要是熟悉他的人就能看出他的表情是他这个地位的人不该有的兴奋与好奇。


    席德利尽职尽责的给基加美修介绍着公司的构成及部门分布,但明显的基加美修并没有听进去,光是管住自己的手不要去摸那些奇形怪状的摆饰就已经耗费了他极大的精力,所有见到他的员工都向他低头鞠躬,基加美修做不到吉尔伽美什那样的熟视无睹,他尽力的克制住了给他们回礼的举动,但道德礼仪对他的约束让他的体态发生了改变,席德利看到了这应该要称为老板的男人,实际上作为身体来说确实是他老板本人无误,在他的一群员工的注视下走出了同手同脚。


    对老板忠心耿耿的秘书小姐姐此刻有些不知所措,她照顾了老板大部分的生活,也在商谈中为老板解决过各种危机,但现在她真不知道能做些什么让老板的同手同脚看起来不那么明显,虽然她自信公司里没有狗仔队,但挡不住好事的员工可能会拍下这一幕。


    “三枝由纪香!”


    席德利听到了老板开心的呼喊声,然后小跑着离开了她的视线。可怜的秘书现在感觉自己一个头三个大,老板A和老板C不愿意面对的场面再次出现了,并且这次的危机远远超出了同手同脚事件。


    十岁的吉尔君出现在了表层意识。


    DID患者所出现的不同人格大多都会拥有不同的性格及不同的兴趣爱好,在基加美修身上出现的三个子人格与基加美修本人的主人格可谓是完全不同,但子人格却有着微妙的共通点,若是在会议或会面中吉尔君的突然出现都不会发生太大的问题,因为吉尔君虽说只有十岁,但经历已经足够的充分,他只要保持着不动和少言便没人能从中发现任何破绽,就算需要吉尔君说话,他也能将商场中的吉尔伽美什模仿的惟妙惟肖,或许说吉尔君也有着作为领导者的能力也说不定,但是人格一旦形成他们就永远不会再成长,所以吉尔君就算性格中有着这样的素质,也无法成长变为吉尔伽美什,好奇心旺盛且多动是小孩无法克服的弱点。


    而这样的吉尔君喜欢上了巴比伦尼亚的一个名为三枝由纪香的基层员工,这对席德利的老板来说是个沉重的打击,这打击不仅是因为老板A与C共同有一个正在追着的别的女孩,更是因为吉尔君在这具身体的人格里有着统治性的优先地位。


    当吉尔君强制性的要出现在表层意识时,除非他自愿回去,否则没有任何人格能够替代他。


    席德利追上了她的老板,然后看到了笑容堪称爽朗的老板的脸,这样的事故到现在为止已经发生了三次,她老板每叫住一次三枝,这个姑娘就会被提升一个职位,今天过后,这叫三枝的姑娘大概能够坐上部长的位置了。


    但稍微值得庆幸的是三枝由纪香并不是个有心机的女孩,她被吉尔君叫到也只是客套的回应着,并没有以此作为跳板想要谋求自己在这家庞大的公司中令人羡慕的地位。


    吉尔君与三枝聊得欢快,还想要邀请姑娘一起共进午餐,席德利不知道吉尔君自身有没有男女意识的萌动,因为他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一步步紧逼女孩看起来是有点可怕的,毕竟老板真的长了一张相当魅人的脸,邀请一词从他的口中说出来总有一种别样的淫靡感。


    三枝由纪香大声道着歉逃跑了。


    席德利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这是赤裸裸的当众调戏,秘书小姐姐给事件定性,看着网上的反响再与形象公关沟通下吧,反正肯定不能坦白是DID,也不能是真爱,老板的脸一直在没有被刻意塑造的情况下被舆论带歪成为浪蹄子,这件事要是被发酵就当一个实锤给推出去,应该比掩盖基加美修的同手同脚来得容易些,虽然刚被贴了个可爱的标签,但在自己的员工面前装个屁的可爱,绝对说不过去了。




    吉尔伽美什坐在办公桌前扶着额头,他真的不想让自己再为工作以外的事情烦心,万一再分裂出一个八卦型人格他这公司就真的不用要了。面前摊开的交换日记本里他的主人格在抱怨着“什么都没参观到”,金发赤瞳的巴比伦尼亚老板闭上眼睛与目前正醒着在脑后看戏的另一个人格商量到,“要不去找心理医生接受治疗,我们融合算了。”


    这当然不是什么好的提议,躺在心象房间里的沙发上的吉尔A跟与自己无限相似的吉尔C分析着利弊,他们两个之所以能够成功是因为他们没有负面的回忆,作为承载着基加美修所有糟糕的童年记忆的吉尔君一旦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必然会改变整个人的思维方式,而比完整的记忆更可怕的是主人格的怠惰和习惯性的逃避现实的思维,吉尔伽美什无数次的在基加美修倒头就睡后爬起来去洗澡,若他们成为了一个完整的人格,那么这些思想与行为必然会冲击着他们现有的生活方式。


    “去见见她吧,”吉尔A在脑内提议到,“或许见到她你就不想融合了。”


    


    

















评论

热度(90)

  1. crystalching0910彷徨蹉跎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