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ystalching0910

【原创·拉二闪】在温暖的季节

病灶深处🍀:

迦勒底一次小小事故


存在男女两个御主


关于迦勒底的位置问题,参考了下贴吧的一个贴,大多数人觉得是北半球,于是用了这个设定(x)


依然是满篇废话,但是写的很开心2333


大家能喜欢就再好不过啦


——————————————————————


  


在温暖的季节


   


进入了十月份之后,天气就冷了下来,就是一夜之间下了一场雨的事儿,气温骤降,人们纷纷掏出自己压箱底的衣服,感叹下秋天竟只有半个月。


迦勒底外面也开始风雪呼啸,但里面倒是四季如春,暖气嗡嗡作响,一天到晚不停的开,都让人忘了有四季的存在。一头红发的少女觉得拯救人理固然重要,但享受生活也是必不可缺的,在没有要紧事项的时候就窝在自己的小卧室里看漫画玩游戏,变成一个颓废的宅女。


最近的活动也是圆满毕业,少女趴在床上伸了个满意的懒腰,有时候也会去仓库省视自己的战利品,看着那些小宝贝就心满意足,像极了一个土财主。


这天下午,迦勒底立下大功的御主正缩在被窝里手持着掌机疯狂按着按钮,表情狰狞力道之大仿佛要把游戏机掰碎,她实在太过投入,连马修叫她都没听见。


“前辈!”马修连续通过对讲屏喊着都没见她有反应,只好亲自跑来房间。


“前辈你不要再玩了啦!!”马修一抬手掀开了被子。


“好冷好冷!!”藤丸立花打了个哆嗦,反射性的跳起来把被子裹在身上。


她抬头一看,就见马修穿着厚厚的冬装,气鼓鼓的看着她。


立花想着自家学妹就连生气也那么可爱…


“等等马修你为什么穿那么厚的衣服啊?”


马修露出了少见的脱力表情:“叫你就是因为这件事啊前辈!”


“……发生什么了?”她吐出一口白雾。


“迦勒底暖气系统出问题了。”


  


这可是大问题,红色头发的御主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众所周知,迦勒底是建在高原上的设施,供电、供暖和供氧都是必不可少的,缺一就会非常不便。


马修拿来了用于紧急救助的厚衣服,立花急忙换上,她这才发现自己呼出的气体已经变成了白色雾气,看来这供暖系统确实毛病的厉害。


“好像是供电机组那边出了问题,备用的暖气管道也勉勉强强维持,”马修随立花前往控制室,一边说道现在的情况,“但是为了防止低温停机,备用暖气全部用来维持各设备的运转了。”


“那立香呢?”


“前辈和维修人员一起去看情况了。”


“啧,”立花撇嘴,“那个笨弟弟,这种时候还乱跑什么。”


 “前辈就是那样的人嘛。”


 


一路上见到不少工作人员和从者,但都是处于忙碌状态,不过比较心疼那些英灵,因为迦勒底不可能同时给那么多从者供魔,只能让他们维持实体状态,所以这暖气一消失,他们也是能感受得到。


“哈,哈,没关系,”伯爵还是一如既往的大笑,“并没有,多冷。”


看看,他笑得牙齿都开始打颤了。


立花也知道他是不想耗费多余的魔力才没有放出黑炎,这些人一个两个的,就是喜欢傲娇。


来到控制室之后,达芬奇就是一个大大的拥抱把立花搂在怀里:“全靠你了!”


“等等,”她的脑子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就全靠我了,什么事啊?”


“其实电力维修和暖气供应修复只是时间问题,”达芬奇也没什么好隐瞒的,直接开门见山的说了,“但是采购生活物资的后勤人员也被叫去跑腿了,暖气可以没有,但是饭不可以不吃,衣服也不能不穿,所以我想让目前最闲的你带上从者去下面买些物资回来。”


藤丸立花突然想起她的弟弟先跑去维修人员那边凑热闹,好弟弟,在这里等着你老姐呢。


“首先你那边的吉尔伽美什一点得带上。”


是是,因为有王财装的东西多嘛。


“立香那边也带一个吧,免得王大人又整出什么事来。”


“那就拉美西斯好喽。”立花想也没想就答道。


“……?”


“你们也知道,他俩处于热恋期嘛,”立花似笑非笑的说,“我最喜欢看,他俩,秀,恩,爱,了。”


  


吉尔伽美什倒是一点压力也没有,毕竟王之财宝就是万能宝库,用来保暖的东西是应有尽有,外面的迦勒底鸡飞狗跳,他在房间里和奥兹悠闲的打牌。


立花连脑子都没转就知道在这种闲的发慌的长草期这俩王一定会聚在一起进行中二的哈哈部活动,她直接用了御主特权连招呼都不打就直接闯了进去。


这温暖如春的室温不禁让她有种想去抱有钱人大腿的冲动。


向他们提出和她一起下山采购的要求,二位王都是一百个不乐意,谁会放着舒服的地方不待跑去做苦差事。


“王做这种事简直有损名声。”吉尔伽美什慢悠悠的把桌上的东西收进宝库里。


“咱们真是意见一致啊黄金的,再说了,去特异点打一些怪什么的也挺好吃的……”


“根本没有多余的电力让你们穿越去啊!而且这个星期活动早早打完了,你们两个天天没事干在迦勒底瞎转悠像花蝴蝶似的整天吸引一些刚来工作的小女生的眼球,”立花头上冒了青筋,“还有被我撞见在公共走廊擦枪走火,无节操也要有个限度——”


藤丸立花越想越气,她是那种一有新活动就会在两天肝完的玩命人士,可她节省下的这些时间不是让这俩人在各个地方打情骂俏的——


“总之给我下山干活!!!!”


  


一般下山都会做定时的汽车,但是有两位从者在下山也只是一眨眼的事。


山下有个并不发达的小镇,迦勒底回每个月采购一次,但这次突发事件来的又急又快,正好搁在了月底的时候。


“以前也从没那么冷啊,”吉尔被御主强行卸下保暖部件,套上厚衣物,着实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气温,“在乌鲁克的时候一年到头都没下过雪。”


“余那边还是一样的,整天又是风又是沙的。”


在中东气候这方面二人都很有共同语言,雪也没见过,一年四季也没个概念,每天被沙子糊一脸,不过自从来迦勒底一年到头都被雪包围,特别是去年外面都被烧成灰那时候漫天暴风雪更是无趣,一片白花花的看着都腻了。再加上之前一直是在灵子转移的时候去各个时代的城镇上闲逛,现在的世界倒是没怎么好好看过。


“大叔!我来取这个月的货!”立花拿着单子,很快就找到了一直给迦勒底供给物资的供应商。


那是位看起来非常和蔼的大叔,他瞅了瞅他们这两个男人一个少女的组合,说道:“平时的那位小哥呢?我这里可是有好几车的东西啊。”


立花知道他说的是平时来的采购人员,但对于迦勒底这个机构还是一定要保密的,只是笑着搪塞道自家出了些问题,这几车物资也没多大点事。


大叔心想那么多东西你们还能徒手抗在肩上不成,便摇着头算起了帐,再抬头的时候发现那三个人和那几辆货车的东西全都不见了踪影。


 


“哎哎,想想这样是不是对他心脏不好啊?”藤丸立花虽然脸上充满忧愁,但她眼睛里却闪着兴奋的光。


“你这丫头一直是这样玩心重啊,啧。”奥兹笑道。


“接下来我们不可能马上就回去的,咱们逛一逛好了,”立花征求着两位的意见,“走嘛走嘛!”


她心知肚明二位都不是乐意听话的人,搞事凑热闹他们肯定是来参一脚的。


奥兹和吉尔互相看了一眼,点头同意了。


红发的御主欢呼了万岁,拉着他俩就跑。


街上的人也纷纷换了秋装,起风的时候透过衣服直接让人透心凉,真是个上不接尾下不接头的好天气。


立花身子骨好,倒是一点也没感觉冷,在街上吵着买这买那的,上蹿下跳反而出了一身汗。


在迦勒底毕竟没有什么多余条件供女生选自己喜欢的东西,立花也想趁着这次多买一些饰品和衣服什么的。


“说到底还是小女生,”吉尔伽美什看着立花手上的粉色蝴蝶结发绳,语气倒嫌弃起来了,“我觉得黄金的发饰比较好看。”


“立花的话还是这种粉色蝴蝶结比较好,”奥兹在审美方面和吉尔相差的比较大,总会发表反对意见,他看见立花对自己使了一个眼色,“不过我觉得金色的饰品还是最适合你了。”


吉尔伽美什最吃这一套,他被奥兹这么一夸就忍不住飘飘然,立花眼疾手快,拿了一个红色发卡卡在吉尔伽美什的刘海上。


“杂——”


“以令咒命之,吉尔伽美什不许把发卡取下来。”


吉尔伽美什“种”字还未出口就已经败下阵来,该死的迦勒底每天回复一令咒,不科学,反人类!


奥兹在一旁笑得差点趴下来,洪亮且魔性的声音让路人纷纷侧目。


吉尔想拔了他不断颤抖的呆毛:笑死你丫算了。


“藤丸立花!本王生气了,别给本王嬉皮笑脸的。”吉尔伽美什头发开始炸毛,是真的恼了。


“王也很适合红色哦!”立花却无比正经脸的端详着,“很好看的!”


“冷静点冷静点,”奥兹这会儿终于缓过了劲儿,直起了腰,“你之前给我看的红色那套叫什么?”


“乌鲁克的宴会装,”吉尔伽美什翻了白眼,“我还记得你当时像动物发情似的反应。”


“对对对,”奥兹还是开心的很,“就和那套一样的,很配,特别是你的眼睛。”


藤丸立花在一旁噤声。


这方面还是奥兹曼迪亚斯是大佬,一口一个漂亮话把人说的心肝直颤,这人怎么就那么会说呢。


果然吉尔伽美什不气了,心情好了。


藤丸立花看着气氛好点,大着胆子说王我没钱了,但我还想喝奶茶。


吉尔伽美什拿出手机啪啪啪转给他御主一笔钱:“正好,帮我俩的份捎上,原味无糖。”


红发御主瞪了吉尔伽美什一会儿,自己乖乖去买了。 


  


奥兹一直盯着吉尔伽美什侧脸,发觉这人吧一侧的刘海卡起来更显得稚嫩,像极了高中生。


“颜值欺诈,颜值欺诈。”这个时候看着这位时间比自己还久远的人只能发出这种感慨。


“胡乱想什么呢?”吉尔伽美什疑惑的看着他,毕竟奥兹曼迪亚斯有时候思维跳跃的厉害,比如是个和太阳有关的从者都被他认成法老,他脑子肯定有哪一部分不正常。


“哎,你真是太可爱了,越看越可爱,”奥兹也忍不住起了逗他的心,“像高中生什么的,总觉得自己占便宜了。”


吉尔伽美什挑了挑眉,想听听他那张嘴里能说出什么。


“感觉自己像是在包养——”


奥兹话还没说完,他的小腹就遭到重重一锤。


藤丸立花提着三杯奶茶回来,听见二位王那里一阵鸡飞狗跳,就见吉尔伽美什愤怒揪着奥兹曼迪亚斯的呆毛,奥兹只有C的筋力让他处于弱势,看上去一副要厥过去的模样,立花赶忙上去拉架:“陛下陛下这是立香的从者,他回来一看拉二呆毛没了我没法交代!”


 


吉尔伽美什一个人喝着奶茶走在前面,明显另外两个人的恶意已经搞的他很不爽,开始嚷嚷着要回去。


奥兹的呆毛虽然还是软趴趴的瘫在头上,但他并没有收到多少影响,反而看着吉尔伽美什的背影饶有兴致的笑着。


立花描述不出这种感觉。


“一直想问了,你和吉尔伽美什也有段时间了,你就没有那种想……嗯独占的感觉?”她一直对这种挺好奇的,毕竟自己的想法里王应该都是那种独占欲很强的人。


“不,怎么可能,王应该是宽容大量的,”奥兹用不赞同的眼神看着她,“余巴不得他天天在别人面前晃,然后余就大声宣称我们的关系,享受别人嫉妒的眼光,对,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有多亲近——。”


所以这是你们在公共场合啪啪啪的理由?很找打知道吗?


不过立花想了想之前她和她爱妃那些事,巴不得让全世界的人知道自己的爱意,就知道他的脾气。


得,看来是个多余的问题。


  


达芬奇知道他们几个会浪到傍晚,就专门开了车下来接他们,随着夜幕降临,几个人已经开始觉得冷了,吉尔伽美什和奥兹的那些飞行工具又是敞天的,谁也不想脸被风刀子刮,看见达芬奇的车开过来就赶紧钻了进去。


随着海拔逐渐拔高,迦勒底的山上又开始下起雪来,车窗外的风刮的呼呼响,有风透进车门缝吹了进来,立花忍不住往吉尔伽美什身上靠了靠,然后她听见奥兹说:“等哪天不下雪风也小了,咱们去打雪仗吧?”


吉尔伽美什没有给出表示,还像是在生气,把脸扭到一旁看着窗外,立花眼睛眯着,逐渐有了些困意,她听见耳边传来模糊的应答声。


“好。”


吉尔伽美什把头埋进衣领的绒毛里,那里暖烘烘的蹭着他的脸。


(end)

评论

热度(136)

  1. crystalching0910病灶深处🍀 转载了此文字